两性故事

母爱往事1—14,脖子后僵硬怎么治疗

作者:admin 2020-02-24 12:00:22 我要评论

“纵使她的决定做错了,有一天你们所担心的一切真的发生了,那她造的孽,负的债,这些,我月琉璃背了。

    听到这话许先生一阵失神,这不是夸夸其谈,而是做好了觉悟的,才能如此说。他听到过和这句话很相似的一句,那是在很久以前。

    曾经他加入赤线的时候问过东方邪,“首领,我们这么做真的是对的吗?虽然我们的本意是为了阻止灾难,但是却沾染了那么多的鲜血,害了那么多的人命。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有大义者,势必不能两全其美,我知道很多人是无辜的,因为我们的理想,他们死去了,但那又如何,我们要做的是对的,达到目标之前,绝不能心软,所有的人命,所有的血债,我东方邪背了,等我们完成目标之后,我让他们找我来索命便是。”

    东方邪说的很是洒脱,并也打算是这么做的,所以他才会一直同他一起处理着各种暗地里的事情。

    两个丝毫不相关的,却说了近乎一样的话,许先生回过了神,没想到自己居然拿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和首领相比,自己也是魔障了。

    琉璃一剑朝着许先生刺了过去,目标是心脏,但剑尖在极度靠近的时候却完全的停了下来,没有再进一步,琉璃的手有些发抖,始终没有刺下去。

    “刺啊,怎么不刺下去。”许先生不屑的看着她,看她那模样觉得有些好笑,明明已经下了决心,可还是在害怕。

    琉璃手不颤抖了,但手中的剑还有些颤抖。她在担心。

    “你不是担心会伤及我的性命,我想,你担忧的,应该是在刺中我的一瞬间,血液的流动,疼痛感就会让我身上的麻痹消失,而我的反应速度,我的实力和你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你会被我反杀的。”许先生很坦然的说着,反而希望她动手,他更相信自己锻炼许久的反射神经。

    琉璃吞了一口口水,确实如她所说,她不知道是自己的剑快还是他的反应速度要快。她不敢赌,楼上的医疗还在继续,那么最理性的做法就是先拖延着时间。

    “是的,但我对我的毒更有信心,只要我不触碰你的痛觉神经,三个小时内,你是动不了的。”琉璃只要做到他暂时不会打搅楼上就行了,只要周子轩治疗结束,大姐真的恢复过来,那灭了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你想拖延时间?好让楼上的两个人有足够的时间去治疗?呵,天真的想法。”许先生笑了,笑的很猖狂。许先生也不急,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琉璃微微眯眼,总觉得有些不对,他好似也是在等待一样,他等待什么呢?

    “你仔细算算,这一次我们赤线算是高手尽出,但是最厉害的是谁呢?”

    琉璃一听此话,瞬间变色,对啊,都已经打了这么久了,五大高手来了,九号来了,许先生来了,但唯独那个首领还没有现身,那个可以与大姐二姐一战的首领东方邪。

    琉璃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过去将近四十分钟了,正常洗髓是一个半小时,快一点的话一个小时就能搞定,但是反洗髓步步谨慎,所以最快也需要再来半个多小时。琉璃看着时钟上一分一秒的走过,心里很是急躁,东方邪随时可能过来。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谁也没有在说话,共同等待着时间的流逝。二人就好似是一场赌博,都在赌是哪一边先结束。

    十分钟过去了,许先生笑了,他悠悠的说着:“看来还是你输了,我们的首领已经来了。”

    “东方邪来了?”琉璃一怔,她修为较弱并没有感知到,但这个许先生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琉璃的气力虽然恢复了很多,可她连许先生都不是对手,更别说去阻止堂堂赤线的首领了。

    将军小院外面,莫语嫣看着一步一步像是散步一样缓缓走来的东方邪,手中的炎天剑握的更紧了,他面对这三个人都已经如此吃力,如果再来一个东方邪,她可能就招架不住了。

    到现在为止,那三个高手除了残狼被重创显得有些虚弱,其余的都还尚有一战之力,她短时间也无法拿下他们或者摆脱他们。

    “红魔,又见面了。”东方邪说得很平淡,真的很像是老朋友见面一样。

    “东方邪!!”莫语嫣一个蹬腿,踉跄的朝着东方邪刺了过去,她的浑身满是火焰。

    “嘭。”一个钩子飞来,勾住了莫语嫣的炎天剑,将她的攻击完全偏离。两个人影飞来,将她完全的击退。

    “红魔,怎么能让你骚扰我们的首领了,别忘了你的对手是我们,我们可还都站着呢。”天刑说着,看见东方邪的到来,所有赤线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东方邪没有理会不远处的莫语嫣,依旧慢慢的走向了将军小楼,东方邪算着,现在这个时刻,对方能派得上用场的已经没有了,而月流光还没有醒来,这一次,他们赤线赢了。

    “可恶。”莫语嫣浑身火焰崩裂,不在顾及自己的形象,像一只火凤凰一样朝着东方邪扑去。

    但终还是被狼蛛中间抵挡,“别小看我们啊,怎么说我们也是首领之下最强的三个人啊,三打一要是再输了,我们就太没面子了。”

    三打一,他们三个人并没有打过莫语嫣,两边的实力比起来还是莫语嫣强了一些,只不过她陷入了急躁,实力大打折扣了,又一直被各种各样的牵制住了。

    莫语嫣终还是没能阻止东方邪,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进了小楼之中。

    “就算搭上我这条命,也不能让你靠近他们。”琉璃见到进来的人,赤线首领东方邪,二话不说就拼了上去。

    “喂,你当我是死人么?”琉璃的剑被凭空阻拦住了,许先生只用两只手指,就让她停在了一半的途中。

    “你,你能动了?”琉璃看他已经行动自如了,这不可能啊,明明她的麻痹没有解药的话,绝对没那么轻易就解开的。

    “嗯,时间刚刚好,给你提个建议,下次再用的时候记得加大剂量,嘴是灵活的,虽然中了你那麻痹之后,很是无力,但随着时间一点点推进,最开始恢复的部位,可就是嘴巴啊。只要嘴有力量了,那咬一下自己的舌头,制造一下痛感,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许先生张开了嘴,他为了尽快结束麻痹,他舌头已经被自己给咬破了。

    “哈哈,你们慢慢玩,我先上去。”东方邪看他们两个如此也是哈哈一笑,缓缓地走向了楼梯,而那上面便是周子轩和月流光。

    “不能,不能让你上去!”琉璃扑了过去,但随即便被许先生一脚踹飞了出去。

    “韩如熙之徒,你都已经自信到可以无视我了么?”许先生挡在了琉璃的身前,看着东方邪一步一步的走上了二楼。

    “别碍事。”琉璃身上的粉色气息和绿色气息完全散出,这气势完全不亚于身旁的许先生。

    “嗯?忽然间变得这么厉害了,吃了什么药物么?”许先生后

退了两步,不敢再小看她,之前那种状态都能用小心思将他困住,现在实力相当,他更要小心了。

    “脉轮,开!”琉璃打开了自己的脉轮将自己的气息完全放出,那是曾被月流光封印的气息。

    之前她没有开脉轮刺入哪一剑杀了许先生,是想着留下这个杀手锏,节省一些气力来对付东方邪,可没想到到头来,千算万算没算到他恢复的这么快。

    一楼打的很热闹,二楼却显得有些平静,东方邪走上了二楼,看见正中央做着的两个人,一个在被治疗,一个在救治。

    周子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认出了东方邪,可他什么都做不来,因为现在是倒洗髓的关键时刻,他不能松手,可已经没有其他人能够抵抗的住东方邪了。

    ‘要失败了么?’周子轩心里想着,同时手脚都快并用了,拿着药材,舒着气息,只好争分夺秒的抓紧一切时间去赶紧治疗。

    “那么多年的交情,我也有些不忍心动手,奈何你如此顽固不化。”东方邪走到窗边张开了一只手,在聚集着力气,准备一举将眼前的二人同时消灭掉。

    琉璃在着急,但有许先生的阻碍,她上不去,其他的人也都在紧张着,紧张着二楼的一切。可又是无可奈何。

    “月流光,抱歉了,死吧。”东方邪对着周子轩和月流光一掌便是拍了过去,没有留手,快准狠的要致他们二人于死地。

    周子轩看着那手掌以及远远都能感受到的气力,心中有一丝绝望,就差那么一点点,只要再有五六分钟,自己就能够施展完毕,争分夺秒,就差那么几分钟了啊。

    祈祷是没有用的,没完成就是没完成,东方邪的掌还是击了上来。

    “嘭”二楼的玻璃破碎了,一个人影飞了出去。

    在微弱的光芒下,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倒飞出去的是东方邪。

    “什么,首领被击飞出去了?是谁?月流光恢复了么?”小院中的赤线团伙,一个个都惊呆了,难道这快到手的结果就这么泡汤了么?

    “不,不是月流光,是那个人。”

    残狼指着那站在被打穿的窟窿前,有一个人正静静的凝望着这一切。也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人,也是都知道,却又都忽略了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母爱往事1—14,脖子后僵硬怎么治疗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