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酒店床单弄上油多少钱,男友狠心糟蹋我

作者:admin 2020-02-24 12:00:23 我要评论

    “月月姐你快看微博,已经炸锅了,青禾姐自杀住院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爆出来了,还有人挖出是为情自杀。”

    “什么为情自杀?青禾才不是那种没出息的人。”

    “那现在怎么办,全网都在挖青禾姐的黑料。本来很多人都看不惯她,现在又出这事。”

    “我会处理的,你先在这里看着她,醒来第一时间告诉我。”

    --

    许青禾感觉自己头很疼,不仅头疼,连同手腕也在隐隐发疼,像是针扎过一般。耳边还不断传来絮絮叨叨的声音,一直环绕在耳边。

    怎么回事?我不是跳楼了吗?为什么还能感觉到疼痛?

    挣扎了许久,许青禾缓缓睁开眼睛,刺眼的光亮进入眼中,让她不适应的再次闭上了眼睛。

    “啊,青禾姐,你醒了,终于醒了!!”

    许青禾缓了缓后睁开眼睛,还没有看清眼前的事物,就见一道人影飞扑过来,然后带着惊喜的声音尖声大喊到。

    什么鬼?她没死?

    许青禾费力的抬了抬头看着扑在自己胸前的这颗黑色的脑袋,感觉一阵乌鸦从头顶飞过。

    “你先起来!”

    她开口,却发现声音沙哑得厉害。

    女生听到声音抬头,露出一双泛红的眼睛。是个长得清秀,有些可爱的小女生。

    “青禾姐,你感觉怎么样?你都睡了两天了。”

    小姑娘声音带着哭声说着,赶紧直起身体在旁边倒了一杯水递给她,然后乖巧的坐在一旁。

    许青禾费力的抬眼看了看她,想要起身,这才动了动,这小姑娘就眼力见很好的替她摇起床头。

    许青禾环视了一下房间,全白的墙,简单的装饰,确定是在医院里。

    难道她被人救了,但是楼层这么高,不太有可能得救吧!

    而且小姑娘叫的确实是她的名字,但是她可以肯定,绝对不认识她。

    “你叫什么名字?这里是那家医院?”

  

;  许青禾端起水一口气灌了下去,嘶哑着嗓子问道。

    然后她看见女生圆圆的眼睛瞬间瞪大了起来,连同脸色都变了。

    她不说话的猛然站起身,快速的边走边掏出手机走出房间,然后许青禾听见她略带尖细的声音传来。

    “月月姐,出大事了,青禾姐不记得我是谁了,我好慌!”

    “啊?你马上回来,好的,我等你过来。”

    话音结束后,过了大概三分钟,女生才推开门进来。

    “青禾姐,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失忆?”

    女生再次坐回在原位,坐姿端正,小心翼翼的问道。

    许青禾大概明白过来,她可能魂穿了。写了好几年的小说,看的小说数也数不过来,穿越的梗更是层出不穷,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是真的,而且还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不太清楚,就是头和手腕痛得要命。”

    许青禾抬起自己缠了厚厚纱布的左手手腕。

    “青禾姐,你可不要动,你就是因为割了手腕自杀差点死了才进医院的。我答应月月姐要好好看着你,你可别再伤到哪里了。”

    小姑娘赶紧制止住她的动作,小心翼翼得像是受伤的手是她一样。

    “月月是谁?还有你叫什么名字?”

    许青禾再次问,她必须快速的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呜呜,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看看。”

    女生紧张的看着她问道,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先别去,我刚起来,脑子很懵,你先大概说下你是谁,我是谁,是做什么的!”

    “好吧,反正月月姐也马上回来了。”

    女生想了想,这才说道。

    “我叫吴潇潇,是你的助理,而月月姐是你的经纪人,全名叫林月。你是金鼎娱乐的艺人许青禾,住院是因为月月姐去你家时发现你在浴室里割了手腕,差点死掉。”

    女星、助理、经纪人,原来不是普通人,还以为会是这女生姐姐之类的。

    死因是自杀,睡了两天,看来和她自杀的时间是同一天,难怪会穿到她身上。不过,这魂穿还真巧,居然穿到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还有弟弟,知道自己死了之后会怎么样呢?或者他知不知道她已经死了?

    “青禾姐?青禾姐?你怎么了?”

    吴潇潇见她发楞,抬手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同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一头中短发,长得标致,穿着一身干练利落的浅色西装的女生出现在门口。

    她目光触及到许青禾,然后皱了皱眉,快速的走了过来。

    “月月姐!”

    潇潇赶紧起身,冲来人喊道。

    “真的不记得我了?看我的目光这么陌生?”

    林月没有坐下,而是微微弯腰看着她认真的问道。

    她长得真的很标致,五官精致,眉眼好看,鼻梁挺直,红唇左下方还有颗痣。

    “嗯,只记得自己名字......”

    许青禾话还没有说完,头一阵尖锐的疼,脑海中猛然快速的闪过许多零碎的片段,但是却如何也拼凑不起来。

    “快去叫医生!”

    林月见她突然捂住头,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急忙向吴潇潇喊道。

    吴潇潇见状,就赶紧跑了出去叫医生。

    “青禾,青禾你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她的声音明明在耳边响起,却让许青禾感觉到像是从远方传来,虚虚无无,听不真切,直到消失。

    林月见她疼晕了过去,赶紧向门外跑去,同时吴潇潇也带着医生进来。

    “医生快看看她,她好像痛晕过去了。”

    林月有些急的快速说着,那双好看的眸子中满是担忧。

    医生是位长得干净的男生,年龄看起来二十七八岁,一身的白大褂显得很身段很好,干净帅气。

    他到许青禾床边,翻了翻许青禾的眼睛,检查了一下身体的状况。

    “她没有多大问题,就是神经衰弱,现在睡过去了。”

    他对林月说道。

    “可是她不记得我了!”

    “可能是短暂的失忆,因为她头部也受到击打,虽然身体状况一切正常,也难免出现这种情况。”

    “一切正常的意思是她除了失忆,就没有其他问题是吧。”

    林月问。

    “是的,只是手腕的伤要好好养养,失忆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可能在某一时段就会恢复的。”

    “好的,谢谢!”

    林月说着,终于松了一口气,脑中一直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

    她担心了两天,就怕她一下子就醒不过来了。
相关文章
  • 酒店床单弄上油多少钱,男友狠心糟蹋我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