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女性穿泳衣下面凸起,掐着腰凶猛进出

作者:admin 2020-03-28 12:08:11 我要评论

沈安安的一番质问,楚煜心里是震撼的。

    她竟然对宫泽宸用情如此了吗?

    “安安,请你相信我,这一次我不会放手了!”

    沈安安现在更心机的是外面的情况。

    楚煜的出现,将一切都打乱了。

    “楚煜,不管以前我们是否认识,认识到什么程度,又曾经发生过什么,

    我都不想再去追究个所以然,

    即便是我知道了以前的一切,我也不可能否定现在发生的事,

    我现在很好,请你不要以一个救世主的姿态突然出现,给我困扰,可以吗?”

    态度直接而决绝。

    “不可以!”

    楚煜再一次抓住她的手臂,稍一施力,将沈安安整个拥入怀里。

    沈安安惊的一时呆住。

    “安安,我们不需要回到从前,一切都可以重头开始,我带你出国,离开东夏,

    我们可以去环游世界,然后找一个最喜欢的地方,

    盖一座房子,过着平静安宁的

生活,好吗?”

    这样的楚煜,让人很陌生。

    其实,她对楚煜的印象,只是停留在上辈子某个宴会上,一个点头微笑而已。

    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突然跟她说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

    过去的事……

    她到底忘记了什么?

    明明她的记忆里没有空白期啊,不过是有些记忆含混模糊一些而已。

    头一阵阵的刺痛,令她不得不紧紧皱起眉头。

    “……嘶。”

    楚煜意识到怀里的女人有些不对,“安安,你怎么了?”

    “我……头痛。”

    沈安安说着,已经下意识的抱住了头。

    “安安,看着我,看着……咳……”

    楚煜惊讶的目光,透着不敢置信。

    她竟然对他动手,还得手了。

    他的身手什么时候如此差了?

    看着沈安安盯着他的目光凌厉逼人,不禁苦笑了一声。

    “我从没想过,你会对我出手!”

    沈安安抿了抿唇,撤开了两步。

    因为刚刚曲腿的缘故,裙摆的开叉处上提了些,露出腿上大片白皙的肌肤,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妖冶动人。

    “现在想也来得及,我最不喜欢被人强迫,而且,我现在过得很好,

    请楚少不用花费太多心思在我身上!”

    面容冷淡疏离,不给他一个眼神。

    楚煜完全可以躲开她的攻击,也足可以反手将她制服。

    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出手了。

    她就是想表明态度,让他知难而退。

    至于从前……

    正如自己说的那样,她并没有兴趣知道。

    提着裙摆,走到窗前。

    这里是二楼,如果从阳台翻到隔壁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安安,不可以!”

    看出她的意图,楚煜一个箭步上前阻止。

    沈安安下意识的甩开手臂,却被男人反手抓的更紧。

    不禁恼了,“放开我,听到没有?”

    楚煜眉目微动,目光深锁在她的脸上。

    隐忍着某种无法言喻的情绪。

    “安安……”

    忽然,窗外一道深沉却冷冽的声音响起。

    “她说放手,你没听见?”

    沈安安没有转头,却心尖一颤。

    下一秒,已经被拥入那宽阔的怀抱中。

    风尘仆仆的凉意,沈安安却觉得倍感温暖与舒适。

    抬眸,笑容潋滟,“你忙完了?”

    宫泽宸并未带着面具,棱角分明的侧颜帅的令人窒息。

    眸光如刃,扫过楚煜,落在沈安安的脸上时,刹那温柔。

    “嗯,等着急了?”

    沈安安摇头,“没有,来的刚刚好!”

    楚煜就站在那里,近如咫尺。

    胸口一阵闷闷的痛。

    沈安安瞬间绽放的笑容,惊艳了他的眼睛。

    可那笑容,并不是给他的。

    只是简单的两句对话,一个眼神的交汇,仿佛自成一个世界,其他都是多余的。

    他就站在了那个尴尬的境地,无法往前再踏一步。

    并非因为宫泽宸的出现,而是不想完全失去靠近她的机会。

    宫泽宸再一次抬眸,邪气的唇角上扬出一抹玩味。

    客气道,“多谢楚少陪我家小乖聊天。”

    楚煜胸口沉了一腔怒火,拳头紧紧攥了起来,压抑再压抑。

    一字一顿,“她不是你的!”

    宫泽宸轻笑,“你说了不算!”

    气氛冷凝,却早已剑拔弩张的拉开了战局。

    楚煜冷冷直言,“你要得起吗?在那一切发生之后?”

    宫泽宸挑眉,“那你呢?要的起吗?在轻易就放手之后?”

    这句话,无疑是一把利刃直扎楚煜的心里。

    剜着的痛。

    沈安安听不出其中深意,也不愿多加纠缠。

    “楚先生,你说的话,我就当从未听说过,你可以走了!”

    楚煜忽然笑了。

    那笑容,孤寂中带着几分凄凉。

    唇角微颤着,仿佛用尽了一切力气,吐出了一个字,“好!”

    ……

    站在程远达身边应酬着的程耀阳,不知道抬手看了几次腕表。

    他竟然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路上,沈安安没下来,楚煜也没下来。

    沈若兰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的丈夫魂不守舍的模样,心里凉了又凉。

    忽然听到二楼有女人的尖叫声。

    沈若兰大喜。

    这是刚刚交代两个下人的暗号,只要叫一声,她便带着媒体上去。

    大家的注意力也都看向楼上。

    沈若兰大惊失色,“天啊,不会是姐姐有什么事吧?你们跟进跟我过去看看!”

    随便指了几个人,其实是她早就安排好的人。

    这时,程耀阳已经疾步上楼。

    沈若兰气不打一处来,却也不能动怒。

    低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上去!”

    几个人会意,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前走。

    沈若兰穿着礼服,行动慢一些,被褚冰清拉住。

    审视的目光,在沈若兰的脸上扫过。

    “出什么事了?”

    沈若兰一脸担心,“妈,我听着像姐姐声音,刚刚我吩咐人去叫医生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就去看看!”

    一声“妈”叫的褚冰清直反胃。

    警告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应该清楚,最好别给我搞出事情!”

    沈若兰心里颤了颤,笑了笑,“怎么会呢,我就是为了大局着想,怕堂姐过来闹事,

    这才向她服软的,只不过……”

    “有话就说!”

    “我看堂姐和楚少……哎呀,应该不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也不可能那么荒唐的,

    妈,您放心,我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沈若兰的欲言又止,更让褚冰清怀疑。

    不管是谁揣着心思,可真要闹出丑闻,影响的是程家的声誉。

    程远达一路风雨飘摇的选举历程,今天终于落下帷幕,她决不允许在今天闹出什么事端,毁了这一切!

    “我跟你一起上去!”

    沈若兰心想,那就更好了!

    乖巧的搀扶着同样穿着礼服走路有些慢的褚冰清,俨然一副婆媳关系良好的模样。

    二楼走廊里,已经聚满了人。

    有些人已经暗暗的举起了手机。

    程耀阳正在敲门,“安安,开门!”

    沈若兰嘀咕,“堂姐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把门反锁上了?”

    她已经把钥匙藏了起来,谁也不会去追究到底是从里面反锁还是外面反锁了。

    “安安!开门!”

    程耀阳显得比谁都急,褚冰清脸色却明显不悦。

    “耀阳,你这是干什么?注意影响!”

    此刻,程耀阳已经顾不得许多,抬起脚来直接踹门。

    “耀阳……”褚冰清喝止。

    程耀阳充耳不闻,命令,“撞门!快点儿!”

    手下的人是他的亲信,自然听他的命令。

    两个手下五大三粗的身材,助跑着一幢,门直接撞开了。

    房间里的情况一目了然。

    程耀阳直冲进去,感觉仿佛历史重现一般。

    所有人都一时愣住了。

    大床上,凌乱不堪。

    床上的两个人衣不蔽体。

    女人的身下一大滩血,看着触目惊心。

    一个是早就赤身**上过头条的岳子川。

    另一个,更是近期经常在媒体被提及,“小三教科书”的顾婉柔。

    沈若兰吓的倒吸一口冷气。

    就差把那句“怎么可能”宣之于口。

    可心里却一万个问号闪过。

    这简直闹了鬼了,她明明将沈安安和楚煜所在这个房间的,怎么可能变成了岳子川和顾婉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女性穿泳衣下面凸起,掐着腰凶猛进出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