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日本漫画大师讲座2,啊~嗯哼~好棒

作者:admin 2020-04-04 12:09:55 我要评论

    这王朝酒店,是那种楼层不高,但是占地却十分宽广的类型,单单的只是门前的喷水池,就足有半个篮球场的大小。

    一路上见到的人,对宋樱都异常的恭敬——对于通晓当地语言的洛邱来说,已经足够判断出王朝酒店和宋家的关系。

    “这家酒店是宋王朝集团旗下的连锁酒店,这里是总店。”宋樱淡然道:“宋王朝,听名字你应该知道了,这是宋家的生意。”

    “你是打算带我参观宋家的产业?”洛邱打量着四周。

    即便是深夜,似乎出入的车辆也不算少,而且大多数会也是豪华级别的车辆,客人非富即贵。

    “并没有。”宋樱直接道:“这一路上算是游览过,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多得你的关系,我今天的工作要拖到现在才能够开始。”

    “实在是抱歉。”洛邱歉然道。

    此时,三名男子,一前两后,朝着宋樱这边快步地走了过来,宋樱指着带头的男人道:“这是奥塔斯,是这家酒店的总经理。”

    “樱小姐。”名为奥塔斯的总经理此时朝着宋樱点了点头,然后疑惑地看着宋樱身边的这位年轻的男人。

    在这位总经理的印象中,这位宋家的小公主身边是极少会出现男性同伴的,而且看起来……衣着似乎有些普通。

    但能够让宋家的小公主带在身边的人,这位总经理可不管小看,“樱小姐,这位先生是?”

    “不用管他,他是跟我过来的。”宋樱摆了摆手,一马当先地朝着酒店的里面走去,边切道:“不用浪费时间了,边走边汇报吧……文件准备好了没?”

    “都准备好了,等你过目签名之后就可以执行了。”奥塔斯连忙说道,与此同时挥了挥手。

    他带着过来的两名助理,此时连忙走到宋樱的身边,然后从公文包中纷纷拎出文件。

    宋樱边走边看,边道:“开始汇报工作吧。”

    奥塔斯连忙道:“日常工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苏里柯爵士想要预订我们的乘龙厅举办他和他夫人四十周年的结婚纪念日。”

    宋樱朝着一份文件飞快地签着名字,闻言也不抬头,“他不够资格,告诉他瑞鹤厅可以给他使用……这周的维修费为什么比上周提高了百分之十?”

    奥塔斯道:“哦,是因为更换了一批新空调的缘故,上周已经汇报过了。”

    “嗯……我想起来了。”宋樱点了点头,“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奥塔斯此时道:“第二件事情是关于赌厅的。”

    奥塔斯声音有些偏低,然后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从一开始,宋樱就让奥塔斯三人簇拥着,而洛邱则是不缓不急地跟在了后头。

    “直接说就可以了,我说了不用在意……”宋樱也意识到了奥塔斯忌讳什么,下意识地回头……但是说话没有说完,便直接皱起了眉头,“人呢?”

    “这……这,那位先生刚才应该还跟在后面的才对,什么时候不见了?”奥塔斯此时连忙看着那两助手:“你们看见人了没有?”

    两个助手都纷纷茫然地摇摇头。

    “我马上派人去找!”奥塔斯此时连忙看着宋樱。

    “那还不快去?”宋樱此时沉声道:“人找不到,你明天不要来上班了!”

    那您刚才还说不用理会……

    宋樱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着急的神情——哪怕她对洛邱没有多少好感,可她也不敢随便把人弄掉了。

    这可是她外公,苦苦寻找了几十年的兄长的孙子……她甚至想象不出来,要是把人弄丢了,宋天佑会发多大的雷霆。

    “我也去找。”宋樱把手上的文件朝着一名助理身上直接拍了过去。

    可宋樱才刚走出即便,便已经看见了洛邱——只是洛邱的身边这会儿却多出来了一名穿着睡衣的小女孩。

    “我看这孩子一个人走着,挺害怕的样子,正好你们在忙着,就没打扰了。嗯……”洛邱牵着这小女孩的手,走到了众人的面前,然后问道:“这孩子好像是走丢了,可以帮忙找一下她的父母吗?”

    “噢……请交给我吧。”奥塔斯连忙站出来说了一句,“你们,快去查一下!”

    两助手急忙忙地掏出了电话。

    宋樱则是直接走到了洛邱的面前,沉声道:“拜托你下次能不能不要一声不吭就消失不见,这样会给人带来麻烦的!”

    声音有些大了。

    洛邱点点头,轻声道:“我会注意的……不过,能不能小点声,会吓到的。”

    洛邱看了看被他牵着小女孩……小女孩此时抬头,惊恐地看着一脸怒气的宋樱,然后直接躲在了洛邱的背后。

    宋樱一怔,随后张了张口,想要说的话就这样被堵住了。

    ……

    “已经找到这孩子的父母了。”

    不久之后,奥塔斯便带着人回来,并且带回来了这走丢了孩子父母的消息。

    那小女孩此时则是被带到了一件空置的客厅当中。

    宋樱倒是让值班的厨师做了不少吃的过来,只可惜这小女孩似乎十分畏惧这位大姐姐,从头到尾都只是躲在洛邱的身后,保护他的手臂不肯放开。

    我有这样恐怖吗?宋樱不禁自嘲了一声,索性不去触这孩子的霉头,自讨没趣。

    “找到人了吗?他们人呢?”宋樱此时看着奥塔斯问道。

    奥塔斯道:“这对夫妇现在人在赌厅玩着。我们的人通知他们了,正在往这里敢来……”

    说着,奥塔斯看了一眼这小女孩,才道:“大概是这对夫妇趁着孩子睡着了,就偷偷地跑到赌厅去玩了。可是没有想到孩子半夜醒来,看不见他们,就自己跑出来寻找……没事了,樱小姐,只是虚惊一场而已。”

    诚如奥塔斯所说的一样,这小女孩的父亲很快就被人带到了这里。

    “实在是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大概是也知道这件事情是自己的不对,这对夫妇也没有说什么,一脸懊恼的样子。

    酒店方面是不会做出批评客人的事情,奥塔斯也只是象征式地说了几句下次小心点之类的话,算是打发了过去。

    孩子的父母打算把孩子带走。但这小女孩此时却拉了拉洛邱的衣袖,洛邱蹲了下来,“还有事情吗?”

    “谢谢大哥哥!”

    不料这小女孩直接就在洛邱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怯生生地看了宋樱一眼,便飞快第跑到了父母的身边。

    宋樱此时神情是相当复杂的,总感觉在孩子的世界里面,自己已经被划分到了坏人的阵营当中。

    “可以啊,这孩子是个美人胚子,长大后肯定很漂亮。”宋樱此时阴阳怪气道:“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这边有赌厅吗。”洛邱缓缓地站了起来,对于宋樱的建议完全无视掉,反而是问了问。

    “这不也是废话吗?”宋樱白了一眼,“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这么晚了,来这里的人还是不少……对了,奥塔斯,你刚才说赌厅的事情吧?什么事情?”

    奥塔斯此时看了洛邱一眼。

    宋樱道:“直接说,我说了不要理会这个人。”

    那您刚才还让我明天不用来上班……

    奥塔斯清了清嗓子,然后道:“是这样的,我们的人找到了‘赌神’的行踪了。”

    宋樱此时目光一亮,“总算是找到人了吗?已经接触上了吗?在什么地方?”

    “没想到他就躲在郊区附近的一家庄园当中!”奥塔斯连忙道:“我们的人还没有和他接触……不过,似乎也有别家的人找到了。我看这些家伙的意图,恐怕也是打着同样的目的。”

    宋樱道:“马上就要开始新的‘至尊赌王大赛’了,别家的人估计也是冲着他过去,想要请他代表出赛的……不用等了,不能让别家捷足先登。马上让我们的人和赌神接触,不管多高的价格,一定要把赌神请出山……今年我不想再输给华国的那个姓钟的女人!”

    奥塔斯犹豫道:“这……四季集团那边出战的人听说是赌神的关门弟子。如果我们请他出山的目的是为了对付自己弟子的话,恐怕他不会轻易地答应?”

    “你们先去开条件,实在不行,我会亲自见一见他。”宋樱冷哼一声。

    “好的,我明白了。”奥塔斯此时又道:“对了,樱小姐,您晚上打电话让我提来的人已经带到了,您是现在要去见见吗?”

    “倒过来了吗?”宋樱点了带你头,淡然道:“那就送过来吧。”

    说着,宋樱便走到了洛邱的面前,轻笑道:“来,让你看点好东西。”

    “好东西?”洛邱颇为好奇。

    宋樱淡然道:“看见你就知道了……对了,你晕血吗?”

    “晕血?”

    宋樱只是神秘地笑了笑。

    ……

    ……

    准备的是一间十分豪华的套房,有客厅,有主人房,一应俱全——其实说是套房,倒不如说是这家王朝酒店里面的独立别墅。

   &nb

sp;门前还有小桥和弄的认同鱼塘,花园中还有嶙峋的假山——其实这样的独立小别墅,甚至可以用豪宅来形容了。

    宋樱伴这洛邱走过了小木桥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你信不信下面养了鳄鱼?”

    “嗯……是什么品种的?”洛邱走到栏杆前,往下看了过去,颇为好奇地问道,“是躲在那边吗?一共有多少条?”

    这家伙……

    宋樱冷笑一声,便直接走下了小桥:“等会你就知道是什么品种了,走吧。”

    穿过这门前的花园,在奥塔斯等人的陪同下,一行人直接走到了别墅外的露天茶座中。

    四方的茶座,朝着地面深挖而成,大概比地面低了六十厘米左右。当洛邱一行人到来的时候,这里面已经有好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等候着了。

    同时,在地上,也躺着了一名三十来岁的男人……是白种人。

    这家伙仅仅只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和西装裤子,而白衬衣上却是点点的血迹,有些血迹甚至已经彻底暗哑,恐怕是很长一段时间内多遭受过了殴打。

    “樱小姐。”等待的人,此时齐声地问候着。

    宋樱直接坐了下来,同时指了指身边的位置,示意让洛邱也坐着下来。而此时,那瘫倒在地上的白人男子这是连忙爬了过来,但很快就让穿着西装的汉子们给按在了地上。

    “樱小姐,请你放过我!请你放过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这白人男子此时惊恐求饶。

    “这个人,是一个赌徒。”宋樱此时看着洛邱,淡然道:“可是在我们的赌厅里面做手脚,出千了,让我们抓到,罪证确凿。按照我们的规矩,出千被抓到的话,是要砍掉一只手的。”

    听闻,那被按在地上的白人男子便连忙地拼命地挣扎起来,“樱小姐!放过我!放过我……不要砍掉我的手!求你……求你了……我,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放过我,放过我……”

    “迫不得已……”宋樱忽然点点头,“其实,我们做这门声音的,好多时候也是迫不得已。你按我们的规矩来,赢了钱是你的,输了钱也是你的,但是你出千了,就应该明白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宋樱挥了挥手。

    几名男子此时更加用力,然后抽出这个男人的右手,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又一名男人取出了一把砍刀出来。

    “不要……不要!!啊——!!”

    没有任何的留情,拿着砍刀的男子,直接在这白人男人的手臂上盖了一张白色的布,然后直接把手上的砍刀劈下。

    干脆利落,在白人男子凄厉的惨叫声之下,一只断掉的手掌,便直接落在了茶几之下的木地板上。

    这白人男子已经直接痛得昏迷了过去,大汉们把他放开之后,他便瘫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处理掉吧。”宋樱淡漠地看了一眼。

    只见几名男子此时直接搬起了这白人男子的身体,然后连同那只断掉的手掌也一同捡了起来。

    他们没有走远,而是直接把人扔到了不远处的池塘当中。

    黑暗中,猎食者被鲜血的味道刺激,水花一下子变得激荡起来,黑暗中,庞大的物体猛然间扑向了这白人男子的身体,疯狂地撕咬着。

    而惨叫声,也再次响起,却没有响去多久,就消失不见,唯有那从池塘出溅出的水法和泡沫还在水面上荡漾着。

    “看见这鳄鱼的品种了吗?”宋樱此时看着洛邱,露出了一个美艳的笑容。

    洛邱则是淡然道:“不是说规矩只是砍掉他的手掌吗,为什么要杀了他?”

    宋樱则是缓缓道:“他出千了,所以砍掉了手掌。但是他毕竟出千了,而且还成功了好几次。这件事情却不能够传出去,因为会影响到我们赌厅的声誉,所以只能杀掉。外公说过,可以靠真本事从我们宋家抢到什么,但如果是靠作弊的话,那就对不起了。”

    洛邱却好奇问道:“既然能够出千成功,难道不也是一种实力的体现吗。”

    宋樱微微一笑:“没错,是一种实力的体现。只可惜我们宋家更强,规矩由我们来定。我们说这是实力也行,说这是作弊的行为也行。”

    宋樱捋了捋长发,“反过来,假如那一天,我们碰到实力比我们更强的人,生死也一样捏在别人的手掌。正如这个男人一样,可能我也会被扔下去喂鳄鱼,或者被抓起来当奴隶,随便玩,玩到烂。”

    她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洛邱的面前,弯下腰,双手放在了洛邱身后的椅背上,整个人压了下来,“我的父母就是死在暗杀的情况下的,仇人是我们宋家的对手。”

    她更加靠前了,几乎要贴到洛邱的脸上,“明天,或许明天你也会有这样的下场……这样的宋家,你还要呆着吗?”

    洛邱看着宋樱的眼睛,忽然轻声道:“真是漂亮。”

    宋樱一怔,然后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领口——她俯身太低了,胸前的风光已经一览无遗。

    她皱了皱眉头,“色胚!”

    洛邱摇摇头:“是你的眼睛,还有你的眼睛连着的东西。”

    宋樱冷哼一声,站起了身来,“好好考虑一下吧,自己适不适合这边的世界。这一场人间富贵的背后,其实是尸山血海。”

    ¥¥¥¥¥¥¥¥¥¥

    PS:为书友“羽颜丶”的萌主加更(1/2)
相关文章
  • 日本漫画大师讲座2,啊~嗯哼~好棒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将军和公主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