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家长砍死女儿同学,女公安局长任长霞,女公安局长

作者:admin 2020-01-19 12:01:52 我要评论

    ,给人一种yīn森森地感觉。

    邢老三看着前方,里面灯光太暗,已经看不清楚了,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空气整个都变得潮湿起来,似是弥漫着时刻侵蚀着人的灵魂。

    邢老三愣了一下,停了下来。

    “邢主管,怎么了?”推理汉子走上前来问道。

    “你觉得这里有什么异常吗?”邢老三问道,其实邢老三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已经慢慢的习惯了推理汉子的推理,并且变得更依赖推理汉子了,如果有人能让他意识到这一点,想必他自己也会惊讶的。

    “这里,空气很潮湿,有两种可能。”推理汉子头头是道地硕大。

    “说来听听。”邢老三说道。

    “一是,可能这里是连接着外界,也就是说前面是通向地面的,也只有这样,下雨的时候,这里曾形成过积水,长久以往,就形成了这种潮湿的空气,”推理汉子说道。

    “至于第二种,那就是这里是地底深处了,已经到了浅水层的深处了。到了这里,已经出现了地下水,所以显得潮湿。”推理汉子缓缓说道。

    “那你认为是那种情况?!”邢老三问道。

    “我觉得,”此刻的推理汉子突然身体一肃,给邢老三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邢老三有些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果然没有什么变化。

    “我觉得是第一种情况。”推理汉子说道,“因为,这里的空气中有一种很难闻的问道,而地下水不会出现这种腐朽的气息,因为地下水都是经过地表过滤的,除非是没有经过过滤的水直接流入这里的。”

    邢老三用鼻子嗅了嗅推理汉子所说的难闻的味道,赞同地点了点头。

    “那你觉得赵立晨有可能跑了吗?”邢老三突然问道。

    推理汉子微微诧异了一下,“应该是跑了吧。”推理汉子说道,邢老三转过头来,深深看了推理汉子一样,没有再问下去。

    “走吧,上里面去看看。”邢老三带人向前走着。

    ……

    “准备动手吧,我想高团长应该给了君天凌足够的示警了。”柳树下,一个黑皮衣男人说道,正是所谓的王家三叔。

    “三叔,您让高晓飞那个团长进去,就是为了给君天凌一个提醒?为什么?”黑暗中隐藏的男子走到王家三叔身后的悄悄的问道。

    “呵,为什么?”王家三叔顿了一下,“因为,我喜欢对手竭尽全力。”

    就是这样吗?!黑暗中的男子愣住了,没有再问什么。

    “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动手吗?”黑皮衣的王家三叔似乎知道了黑暗中男子的情绪和困惑。

    “不知道,还请三叔明示。”黑暗中男子说道。

    “那个时候,你父亲就问我要不要端掉海鸥帮,这个帮派实在是十恶不赦,”王家三叔说道,“但是,瓯海,太没意思了,实在是太弱了,君天凌只用了一点小小的计谋,就让瓯海彻底家破人亡。”

    “瓯海倒是有一个聪明的儿子,可惜被君恒给毁了,为情所苦,为情所困,为情而死。”王家三叔重重叹了一口气,“如若不然,让他做我的接班人也未尝不可啊。”

    “君天凌的确是比瓯海强那么一些,但也就是强那么一些罢了,既然那个叫田虹的孩子已经死了,那么君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王家三叔说道。

    黑暗中的男子沉默了,仅仅是为了那个少年吗?那个和他jiāo易的少年吗?那个少年比我还要优秀吗?他真的很想问问三叔,但是终于是没有开口,只是暗自将拳头捏紧。

    “警官,”王家三叔高声喊道,“吩咐下去吧,准备出发,围住郑家”

    “乱心之战,君天凌,你看的破吗?!”王家三叔喃喃自语道,也许只有君天凌按照他预想的方式投降了才算是他赢了吧。

    而这边军官立即吩咐了下去,浩浩dàngdàng的众人带着凶煞之气,走向了君家大宅的方向。

    本来他们就驻扎在不远的地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王家三叔非要要求他们走着过来,但是服从命令是他们的本职工作,不几分钟,大门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同样,他们也出现在了守卫的视野里。

    “前面是什么人?限令你们马上停下,否则我就开qiāng了。”众守卫一看来了这么多人,马上端起了qiāng。

    王家三叔走上前来,“君家的众位兄弟们,我是王家王云海,”王家三叔走在了众人的前面,但是并没有让众人停下来

    而众守卫一听是王家的人,而且还是王家的三爷,顿时有些紧张,这种人,他们是不能随便开qiāng的,因为极有可能挑起两个家族匡衡持久的战争。

    “你们是想干什么?赶紧停下来。”守卫们一遍疯狂地朝这边喊着,一遍通知着君家家主君天凌。

    “不用阻拦他们,”电话里传来一句让守卫十分诧异的话,以致于他都怀疑自己听错了,这是要投降了吗?但是老大的命令服从就是,因为他们也是不希望打仗的,毕竟一旦打起来,最先死的肯定是他们这些守卫、pào灰之类的人。

    王家三叔没有回话,也没有让众人停下来,他知道,君天凌一定想和自己谈谈,绝不会随意开qiāng的。众人逼近了大门口,王家三叔这才抬手示意众人停下来。

    “现在怎么办,”军官上前问王家三叔。

    “等。”王家三叔仅仅给了一个字。

    军官愣了一下,旋即吩咐了下去,就这样,两方的人大眼瞪小眼儿。

    与此同时,君天凌和李长老、刘长老透过玻璃墙将大门处的情形看的清清楚楚。

    “两位长老,随我下去见见这个神乎其神的王云海如何?”君天凌回过身来看着两位长老。

    “自然听随帮主的安排,但是不等一下洪长老和周长老吗?”李长老问道。

    第1118章:我来晚了

    “洪长老和周长老,”君天凌缓缓说道,“出去找瓯海帮主留下的东西了。”

    李长老立即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君天凌,“是!”李长老缓缓说道。

    而看向旁边的刘长老,神情平淡,丝毫没有一丝的惊讶,显然是早已经猜到了这种情况,看到此,李长老心中更是一沉。

    二人的神情变化,自然被君天凌收在眼里,但是王家在前,也容不得他再去多想了,因为他需要谈判。

    君天凌带着二人缓缓下了楼,走出大厅,向着门口走去。

    而这边,赵立晨和郑千雪一路狂奔,终于是走到了出口。

    “我刚刚真是傻,”赵立晨拍着脑袋说道,“既然君恒说那个银色牌子的材质是未知的,同样意味着这是不可仿制的,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去测一测那些银色牌子的材质呢?!这样就知道了。”

    赵立晨停了下来,都到柱子旁边,捡起散落一地的银牌,一一用银针检验起来,有些材质用ròu眼可以看得出来,但有些是不行的,比如这些牌子,既然是仿造,这种事关重大的仿制品,自然是高级的仿造,要是ròu眼都能看得出来,那就太失败了。

    但是赵立晨没有其他工具可以检测了,只有随身携带的银针,银针是使用纯银打造的,利用这个特点,一一尝试,说不定能找出这么多牌子中不同的那一个。

    有了想法就要立即行动,毕竟时间无多。

    “千雪,帮我把这些银色的牌子都拿过来。”赵立晨蹲在地上,开始拿起一个银色牌子,另一只手捏着一根银针狠狠地扎在银色的牌子上,牌子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凹陷处。看来这个材质的密度比银的密度要低得多,银针的针尖都没有磨损的痕迹,而牌子却已经出现了凹陷处。

    “给,都在这儿了。”郑千雪抱着几个银色的牌子轻轻放到赵立晨面前,赵立晨如法pào制,一一尝试,发现都是这种情况。

    “不可能啊,就算是两种材质都比银的密度要低,也应该是有差别的才对啊,可是怎么会,?连钻出来的凹陷深度都一样。”赵立晨真是困惑了。

    “赵大哥,会不会是那块红色的?”郑千雪说道。

    “红色?!”赵立晨站起身来,尽管君恒的眼睛告诉他他说的是真的,但是出于谨慎,赵立晨还是决定尝试一下,万一。

    赵立晨轻轻抠出红色的牌子,而地道的门口缓缓开始关闭,赵立晨拿出银针,用力戳在了上面,然后,银针针尖折了。

    红色的牌子露出一个小小凹陷,赵立晨轻轻擦开,才发现不是凹陷,红色的颜料掉了。

    “就是它了。”赵立晨对郑千雪说道,“咱们快走。”

    赵立晨拉着郑千雪上了一辆小卡车,用银针打开了火,轰隆隆地向着大门口跑去。

    ……

    邢老三众人众人决定向里面继续探寻,走进了着昏暗的灯光中,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推理汉子慢慢走到了队伍最后面,直至消失在了黑暗中。

    邢老三一心在前走着,自然不知道后面推理汉子的消失。

    “哗啦啦~!”一阵响声传来,像是轻风拂过树叶,树叶摩擦在一起,沙沙作响,但是,似乎还有点其他的声音。

    邢老三拿过一个手电筒,向前打探着继续走着,直至一滩积水出现在脚下,邢老三将手电筒向上打着看了看,头顶上的岩壁很高很高,比在地道里不知高出了多少。

    而岩壁上正挂着密密麻麻的水珠,偶尔一滴一滴往下滴着,像是一个涵洞,发出很响的啪的一声的滴水声。

    邢老三顺着岩壁将灯光往前移动,水珠越来越密集,滴下来的也越来越多,前面一定遍地积水,邢老三想道。

    正当邢老三一寸寸向前查看的时候,一个反光的物体出现在了邢老三的视野中,那是?邢老三轻轻走进,仰着头查看。

    是一个黑黝黝的东西,似乎是铁钉?!但是在这种潮湿的环境中,铁钉怎么可能不生锈?!邢老三顺着铁钉借着往前移动灯光,果然,在一段岩壁之后出现了又一根铁钉,油亮油亮的铁钉。

    邢老三快步向前走着,顺着灯光接二连三地出现铁钉,在走出一段路之后,邢老三终于停了下来,因为从上个铁钉之后,他一直没有找到下一个铁钉在哪里钉着。

    邢老三继续向前探着灯光,这个铁钉的距离有点远,但还是被邢老三发现了,而且,这个铁钉,连着铁索,邢老三看着被拉得紧紧的铁索,突然感觉心中一紧。

    铁索被拉近了,顺着铁索,邢老三看见了一只惨白的手,因为是高强度聚光的手电筒,那只手可以看得很清晰,瘦骨嶙

峋,骨骼清晰看见,薄薄的一层皮,惨白至极。

    那里有人,邢老三被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悄悄咽了一口唾液,而其余众人也顺着邢老三的灯光看去,也是被吓得一哆嗦。

    但是即便如此害怕,众人依旧不舍得将目光离开邢老三的灯光所在的位置,也许这就是人的好奇心吧。

    邢老三顺着那只手慢慢移动,移动到胳膊,再向下,出现了一片片破碎的衣服,挂在那只胳膊上,邢老三紧张到了极致,众人更是不堪,一个个捂着眼睛,却又露出指缝,简直就是那画面太恐怖,我只能捂着眼睛偷偷看。

    邢老三猛地将灯光移到了那个人的脸上,一个披头散发,面容不显,不知是男是女,双手被铁链吊着的人浮现在众人脑海里。紧张的众人顿时尖叫起来,而邢老三也是一哆嗦,深深吸一口气。

    “把灯光拿开吧,我还没有死。”头发之下发出一个沙哑的男人的声音。

    众人停止了尖叫,而邢老三却是愣住了。

    “你,你是谁?”邢老三忽然急切的问道。

    “呵呵,你问我是谁,?去问君天凌那白眼狼吧。”沙哑声音中透露了疲惫和不甘。

    而邢老三却是没有在乎男人生意的不满,一步步轻轻走向那个身影,仿佛怕吓到他,仿佛又不敢真的揭开他的面目。

    身后众人看着邢老三诡异的状态,心中吓得直发毛,难道被附身了?

    “邢主管,你没事吧?!不要靠近他啊!”一个黑衣汉子大声喊道。

    邢老三充耳不闻,依旧轻轻地走向那人。

    “完了完了,邢主管中邪了。”众人惊恐地乱成一团,不敢上前。

    而那人听到黑衣汉子的喊叫后,却是猛地抬起了头,露出了带着污秽的一张脸。

    “你,你是邢三?!”披头散发的男人颤抖着问道。

    邢老三眼中蓄满了泪水,“是我,帮主,是我,我是邢三,对不起,我来晚了。”

    第1119章:帝王心术

    “帮主?!”身后众人一声惊呼,帮主不是天君君天凌吗?怎么会弄成这幅凄惨的模样。

    “邢三啊,来了就好,来了就好。”那个被锁链吊着男人虚弱地说道,眼神中透着一丝丝疲倦和欣慰。

    “帮主,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邢三颤抖着替虚弱男人轻轻撇开头发,轻轻拿出纸巾替虚弱男人擦干净了脸。

    露出一张凶神恶煞的脸,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人很恶,穷凶极恶的那种,走到大街上都会被老nǎinǎi拉去教育一顿的,众人一看到这张脸着实吓了一跳,不是被长相,论起恶,比他们恶的人还真不多。而是这张脸让他们知道了这人是谁----曾经的老帮主瓯海。

    “是君天凌,他现在应该也是帮主了吧。”瓯海缓缓说道,邢老三并不惊讶,因为之前的种种迹象都表明这是有可能的,只是邢老三出于为海鸥帮考虑,没有追究罢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瓯海老帮主还活着,他现在很纠结,忠义难两全,他该何去何从?!而这边,瓯海已经在缓缓讲述君天凌是如何欺骗他的了。

    那是几年前?!洞中无岁月,瓯海早已忘记了时间,那时的君天凌崭露头角,作为一代新人,几乎以最快的速度升迁到了瓯海身边,而瓯海沉迷于所谓的千年底蕴,一直无心打理帮中事务,导致帮众怨声颇多。

    在这种情景之下,瓯海想着设置一些管理,让其代管,说干就干,本来海鸥帮是帮主直接管理的体制,被瓯海一分为六,由四大长老和一个代帮主以及一个管事,四大长老就是刘、洪、周、李,君天凌是代帮主,
相关文章
  • 家长砍死女儿同学,女公安局长任长霞,女公安局长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