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大哥你太大了我还要,病人医生play

作者:admin 2020-01-19 12:01:53 我要评论

    ,不可自拔。

    “如果我们姐妹愿意做赵医生的女人,你会给我们看病吗?”罗晶晶的问题有点多,赵立晨急不可耐地抱住了罗晶晶,细细地亲吻起来。

    身下的动作没有停止,赵立晨的怀抱里,还有一个更加娇俏的女人。

    姐妹二人呻吟不断,赵立晨直接爽到了天上。

    赵立晨从罗鑫鑫痉挛的花径中抽身出来,直接朝着罗晶晶的身体刺去。

    罗晶晶被赵立晨箍住了双手,只好任由摆布。

    赵立晨在细细的花径上来回摩挲,才找到了一个狭窄的入口。

    巨大的火热直接冲了进去,罗晶晶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拱了起来,迎接赵立晨的进入。

    “啊……”罗晶晶双眼迷离,黑眸之中蒙上一层水雾。

    赵立晨俯下身去,亲吻罗晶晶的俏脸。

    男人抬起头来,看到罗鑫鑫还在娇喘着。他的大手在罗鑫鑫敏感的身体一抓,女人的身体就有了反应。

    “不要碰我!”罗鑫鑫大喊道。

    赵立晨邪魅一笑,奋力冲刺着。

    罗晶晶紧紧地抱着赵立晨的臂膀,差点昏死过去。

    随着男人一声低吼,罗晶晶才满足地勾住赵立晨的腰,扭动着腰肢。

    灵魂与yù望的接近,身体的结合,让赵立晨和罗家两姐妹的关系更进一步。

    三人喘息着,已经没了力气。

    赵立晨左拥右抱,实在不亦乐乎。

    几分钟之后,罗晶晶才一脸感激的望着赵立晨。

    “赵医生,如果没有您及时出手相救,恐怕我就……”罗晶晶语气之中带着重重地哭腔。

    “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我在南山温泉答应过你们姐妹,会治好你们身上的病。这次,只是小试牛刀而已。”赵立晨嘿嘿一笑,脸上的俊朗悉数不见,却有一些坏大叔的风范。

    “真是讨厌,你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与其说你给我看病,还不如说你早就预谋,想要和我们……”罗晶晶有些说不下去了,满脸通红地望着赵立晨道。

    “你昏迷不醒,情况危急。我作为你的主治医生,应该想尽一切办法,让你醒过来。利用你身体内的燥热,刺激你的大脑皮层兴奋,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只是,还没等我刺激你,你就自己开始摸……”赵立晨语气稍微顿了顿。

    罗晶晶一脸火烧云,恨不得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小脸。

    在赵立晨的面前宽衣解带也就罢了,还要做出那种令人脸红的事情来。以后,罗晶晶在赵立晨的面前,就别想抬起头做人了!

    “好了!你们不要再闹了,晶晶总算是醒过来了,可是下一次呢?再下一次呢?”罗鑫鑫收敛笑容,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担忧。

    “我是赵立晨,滨江最好的心理医生。罗晶晶的病虽然奇怪,我却可以驾驭。你放心好了,只要我在江家东村一天,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晶晶身陷囹圄。”赵立晨的承诺铿锵有力。

    罗鑫鑫一脸感激的望着赵立晨,还不忘用她的柔软磨蹭着男人的身体。

    罗晶晶见姐姐给赵立晨温柔的回报,她也毫不示弱。

    赵立晨还没歇过气来,又被两个yù求不满地丫头给压住了。

    房间内乱成一团,娇笑声和喘息声如美丽的乐章,扣人心弦。

    正当三人寻欢作乐的时候,外面一阵嘈杂。

    “砰砰砰!”敲门的声音打断了赵立晨的好兴致。

    赵立晨一脸不耐烦的起身,紧皱着一双剑眉。

    “这个时间会是谁?”赵立晨低声嘟囔道。

    “我怎么知道?”罗鑫鑫起身,随手抓起一件薄薄的衣衫披在了肩头。

    “姐姐,我是那个恶霸,你千万不要给他开门。”罗晶晶似乎知道来人的身份,紧紧咬着下唇道。

    “你当我傻吗?他不给我们过安生日子,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罗鑫鑫陡然之间变了脸,黑眸之中满是杀虐。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姐妹很少在村里走动,应该不会和别人结仇啊!”赵立晨扣好衬衫的扣子,沉声问道。

    “赵医生有所不知,我父亲本来开了一家水厂市场。市场的年营业额在几百万美元以上,国外的很多水产市场都要从我们这里拿货的。一时之间,爸爸名声远播。我说过了,爸爸和妈妈的感情不是很好,他们总是吵架。时间长久,爸爸就厌倦了家庭生活,拿着东西离家出走了。”罗晶晶提起当年的一段往事,整张小脸皱在一起。

    “唉!都是钱给闹的!如果你们一家过平平静静的日子,也许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儿。”赵立晨有些遗憾的望着罗氏姐妹。

    第722章:勾魂

    “赵医生说的太对了!就是钱给闹的,我们家以前很好的。爸爸妈妈也很恩爱,自从爸爸在水产市场遇到了做生意的兰姨,他的魂儿都被这个女人给勾走了。兰姨中年丧夫,却也本本分分。后来我才听说,兰姨的作风不是很好。她在村里勾三搭四,是个很开放的女人。只是……兰姨是爸爸的初恋,两人一拍即合,这才在一起鬼混起来。”罗晶晶轻轻叹了口气,眼神落在梳妆台上的全家福上。

    赵立晨拿起了梳妆台上的照片,细细打量罗氏姐妹的父亲。

    这个男人器宇轩昂,眉眼之间带着些许坚定。他一定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如果没有多年的坚持,恐怕任何人也无法经营一个规模庞大的海鲜市场。

    “你爸爸长得很帅,你们像你们父亲多一点。”赵立晨轻轻扬起嘴角,笑容蔓延开来。

    “我根本不想和那个人一样!他有了外遇,还和兰姨出双入对。妈妈出车祸死了以后,爸爸就和兰姨成了合法夫妻。兰姨在爸爸身边,也算循规蹈矩,并没有什么逾越的事情。可是爸爸也走了,兰姨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罗晶晶提起兰姨,一脸的排斥。

    “一个单身女人,从一家门走到另一家门,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也许,兰姨对你们是真心真意的。”赵立晨劝和不劝离,不想让三个女人之间心生嫌隙。

    “赵医生根本不知道兰姨的为人,她实在太有城府了。爸爸活着的时候,兰姨对我们姐妹百般顺从,我也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女孩儿。可是自从爸爸去世之后,兰姨就强制让我去水产公司上班。你根本不知道,水产公司的环境有多么恶劣!在里面干活的人都是身体强壮的粗人,我一个柔弱的女孩儿,硬生生被锻炼出来。如果不是长期泡在水中,我也不会经常发病。”罗晶晶说到此处,不禁泪水涟涟。

    “好了!你不要哭了,坏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你们姐妹有我撑腰,谁也不敢再招惹你们了!”赵立晨轻轻拭去罗晶晶脸上的泪水,笑着道。

    “赵医生,你想得太天真了。兰姨又找了个男人,两个人厮混着,败坏我们罗家的名声。那个男人总是到家里要钱,如果我们不给,他就带着儿子在我家大闹一场。这才几天?估计他们又找上门来了!”罗晶晶说出一个令人惊讶的事实。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们姐妹听到有人敲门就脸色大变。走吧!我们去楼下看看,我怕你姐姐一个人无法应对突发的情况!”赵立晨只见已经疾步走了了门口。

    罗鑫鑫本想开个门缝,却被外面的大汉挤了进来。

    “妈的!你们姐妹当我们父子是狗吗?就连开个门都这么费劲,我看你们是皮痒痒了,找打!”

    说话的男人大约五十岁左右,秃顶,满口大黄牙,脸上的皮早就松了,沟壑不平。尤其是他滴溜溜乱转的眼睛,给人一种不好的印象。

    男人的身后跟着一个粗壮的汉子,大概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左右。此人身强力壮,黝黑的脸上满是jiān笑。尤其是他看到罗晶晶之后,一双桃花眼就更加迷离而深邃了。

    “晶晶,原来你在家呀?爸爸敲门,你怎么不给我们开门呢?”年轻男人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罗晶晶的身边,语气温柔的道。

    罗晶晶好一阵闪躲,才藏在了赵立晨身后。

    年轻男人见罗氏姐妹的家里竟然有一个陌生男人出没,脸色大变。

    “好你个骚娘们!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鸟!你说,这个男人是谁?”年轻男人口气大变,对着罗晶晶大吼道。

    “彭杨,我劝你不要在此撒野,否则,你们父子会死得非常难看的!”罗晶晶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探出小脑袋道。

    “哈哈哈……罗晶晶,你是不是翅膀硬了?你竟然敢和我这样说话?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彭杨上前一步,一把拉过了瘦弱的罗晶晶。

  

  罗晶晶就像是小鸡仔儿一样,被大灰狼给叼走。

    赵立晨站在原地没动,彭杨不禁指着赵立晨的鼻子嘲笑道:“我就知道这个小白脸毫无用处,他就是花拳绣腿吓唬人的,根本……”

    话音未落,赵立晨单手捉住了彭杨的手臂,轻轻一拧。

    只听咔嚓一声,彭杨的手臂瞬间成了两截。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老汉面色大骇,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妈的,你竟然敢对我儿子下手!我绝不饶你!”彭杨的父亲拼尽全身力气,一只拳头朝着赵立晨的脸上砸来。

    赵立晨根本没躲,他定定的望着无耻的男人,用一只手接住了男人挥舞过来的拳头。

    赵立晨轻轻咬牙,五根手指同时用力,咔嚓嚓!

    清脆的巨响令嚣张的男人顿时面如土色,他扑通一声跪在赵立晨的面前,汗如雨下。

    罗鑫鑫下的娇躯一颤,她定睛望着在地上打滚的彭长发,心中大惊。

    赵立晨竟然徒手捏碎了彭长发的五根手指,如此深厚的内力,实在令人刮目相看。

    在整个江家东村,从来没有人敢和彭氏父子舞刀弄qiāng,赵立晨算是第一个。如此强悍的威压让彭氏父子毫无招架之力。

    赵立晨一战成名!

    “告诉你们,私闯民宅是个很大的罪。我会在这里住下,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父子骚扰罗氏姐妹,我就不只是捏断你们的手指那么简单了!”赵立晨俯瞰彭氏父子,语气中带着王者的霸气。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彭杨疼得大哭,还不忘打听赵立晨的情况。

    “爷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赵立晨!”赵立晨从沙哑的喉咙里面滚出一句话来。

    话音刚落,彭长发吓得全身颤抖。

    “原来你就是那个dàng平江家古墓的心理医生赵立晨!”彭长发此时才知道惹错了人。

    “你……我会报仇的!给我等着!”彭杨倒是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姿态,让赵立晨对眼前的年轻人有了几分期待。

    “如果我没猜错,你们不是江家东村的人吧?”赵立晨语气云淡风轻。

    “你……怎么知道?”彭长发咬牙切齿,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我来江家东村之前,大致了解过这里的所有情况。你们父子似乎并不在村中人口的登记之内。擅闯江家东村,我看你们是活腻了!”赵立晨慢慢靠近彭长发,他眼神之中的暴虐像是燃烧起的熊熊烈火。

    第723章:盗墓的行当

    “我是隔壁村的村民,你们这样搞小团体,不会有好下场的!”彭长发张口闭口诅咒赵立晨。

    “到底是谁不会有好下场,我们拭目以待。你们父子长期骚扰我们村的村民,我想,江家东村新上任的村长会找你们村长详谈此事的!”赵立晨搬出了两个村子村长,这才镇住了彭长发。

    “我不管你找谁,反正罗氏姐妹和我们是一家人!她们欠了我们一笔巨款,如果她们还不上,我就天天来江家东村闹事!大不了一拍两散!”彭杨更像是个无赖。

    “你欠他们父子的钱吗?”赵立晨缓缓转过身去,温柔的望着罗氏姐妹道。

    “彭杨在胡说,前几年,他们父子看水产生意赚钱,就投了市万块钱给我们水产市场。可是没想到,那年刮台风,养殖的很多水产都被冲走了,我们损失惨重。彭氏父子以此作为要挟,非要让我们还清他们投资的十万块现金。赵医生也经营着自己的厨房,您应该非常清楚,做生意就是这样的,有赔有赚。水产这个行业风险很大,别看我们在人前风光,可是在人后,我们姐妹吃了多少的苦,只有我们自己清楚。”罗鑫鑫说的句句在理。

    “罗鑫鑫,你少打感情牌。我还不知道你的人品吗?那十万块钱本来就是你们问我们父子借的,为了不还钱。你们姐妹竟然想抵赖!那是真金白银的十万块!我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彭长发信口雌黄的功夫还真是炉火纯青。

    “借的?你们手上有借据吗?”罗晶晶半天没有说话,终于站出来质问彭氏父子了。

    “这个……”彭长发一时语塞,终于偃旗息鼓。

    “我手里有你们父子投资水产市场的凭证,各大股东也是见证了此事的,容不得你们抵赖。最近几年,你们因为那十万块钱,处处刁难我们姐妹不说,还常常到家里面拿东西去变卖。找不到东西,你们就拿钱。你们看我们姐妹好欺负,这才日日过来骚扰。如果你们再这样的话,我就报警了!”罗鑫鑫下定决心,不再看兰姨的面子。

    “我和小兰是夫妻,你们是她的女儿,也算是我的女儿吧!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自己家的事情闹得这么不愉快,谁的脸上也挂不住。不如,你一次xìng还给我十万块钱,这事儿就算是了结了!”彭长发贪婪的本xìng显露无疑。

    “这些年你从我家里拿走的钱,远远不止十万块。你们这是敲诈。”罗晶晶据理力争。

    “你不想还钱,就用人抵债!刚好我还没有娶媳fù,罗晶晶嫁给我做老婆,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一笔勾销。”彭杨沉吟半晌,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盘算。

    “癞蛤蟆想吃天鹅ròu,我看你是疯了!”赵立晨捉住彭杨的衣领,在他的脸上左右开弓。

    彭杨被打得满脸是血,他几经挣扎,却不是赵立晨的对手。

    彭长发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受辱?他跪在赵立晨的面前,连连求饶道:“赵医生,您医者仁心,就放过我们父子吧!这钱我们不要了,不要了还不行吗?”

    见彭长发终于屈服,赵立晨
相关文章
  • 大哥你太大了我还要,病人医生play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