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撒娇女人最好命结局,分手后还想啪啪的男人

作者:admin 2020-01-19 12:01:53 我要评论

    们合作这么多年,一直是拿最高的价钱买最普通的医疗器械。

    若是继续下去的话,恐怕田家医院没有什么甜头可吃。

    “张秘书,给我联系梁代表。”田文若放下电话,若有所思。

    最近几年,田家医院的发展势如破竹,几乎占领了滨江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医疗份额。可是,博仁异军突起,医院的医生非常负责任,如今又有山下集团的高端机器作为后盾。用不了多久,博仁就会超过田家,成为第一大医院。

    从规格中来讲,两家医院都是三甲医院。可是人家博仁的医生负责任又有口碑,几年下来,在滨江老百姓心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田家医院接二连三的辞职事件让田文若觉得不对劲。虽然说田家少在柯家背后搞小动作,在对方医院里面挖人。可是这些人到了田家,仍旧是一副大爷的模样,不好好工作,引得众人不满。

    第378章:要挟

    田文若是给过这些人承诺的,也不好炒他们鱿鱼。事情一天一天的往后拖,田家医院真是人迹罕至,冷冷清清的了。

    医生不负责,才是一个医院最大的硬伤。

    “田总,梁代表的电话已经接通了。”秘书小张在电话那头说道。

    “把两代表的电话接进来。”田文若语气冰冷。

    “哟……田总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最近忙不忙?我们兄弟二人坐下来喝一杯怎么样?”还未等田文若开口,梁代表便占领先机。

    “这是自然的,我们也好久没见了。今晚我做东,泰山大酒店,咱们好好喝一杯。”田文若提高声音,笑着道。

    “好,就这么定了!”梁代表笑的开心。

    夜幕降临,泰山大酒店灯火辉煌。

    田文若早早等在门口,梁代表下车,两人寒暄一阵,便缓步走进泰山大酒店。

    门口的迎宾小姐身材高挑,见到两位老板模样的男人,便鞠躬以示欢迎。

    刚刚坐定,田文若便凑了过来,紧紧拉住梁代表的手道:“梁代表,我们兄弟二人许久未见,你不能把哥哥我忘了吧?”

    梁代表微微一笑,反手握住田文若的大手,笑声更甚:“哥哥,忘记谁也不能忘记您。我们可是生死之jiāo。而且,我是帮过你大忙的人,老哥哥若还记得我的好,就多给我一些事儿做。”

    一拍即合,端起酒杯,更是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田文若有些醉了,可是脑子却异常清醒。

    “唉……别看我是田家大少爷,可我的日子也不好过。上面有老头子看着,也不敢做小动作。这些年为什么要换医yào代表,还不是老头子实在太保守,不肯接受新事物?这样反倒让我们手底下的这些人跟着遭殃。”田文若打开话匣子,烟雾缭绕。

    梁代表嘿嘿一笑,也是连连点头:“那是自然的,医疗这行业,其实赚的就是救命钱。人人都骂我们,可是没有我们,他们拿什么治病?医生再厉害,也是巧fù难为无米之炊。只要有了我们这些医疗代表,才可以让医院正常运行。”

    “你说的太有道理了,既然是赚救命的钱,为何不大笔大笔的赚?不瞒你说,今天早上我见过王总了,这老家伙把价格提得奇高。要是按照这样算下来,我们田家医院根本赚不了多少钱了。”田文若敞开心扉,和梁代表相谈甚欢。

    “我实在太了解王总了,他就是个保守的人。多年以来,王总公司出的货几乎是一家生产的。那家医yào公司的产品的确质量很好,可是价格实在太高了。算下来人员损耗,估计医院不会挣钱。这个年头,有钱才是大爷,良心摆得太正,那是傻。”梁代表把烟蒂狠狠的按在了烟灰缸里,似笑非笑的说道。

    “兄弟所言不假,王总把价格提高,他倒是赚得盆满钵满。可是我呢?我负责医院的医疗器械采购和yào品的进出。不为医院考虑,我如何向老爷子jiāo代?所以我才找到您,若是您能帮帮我,这事儿就成了。”田文若,又递上一支香烟,笑眯眯的道。

    “也说不上谁帮谁的忙,这批医疗器械是我从特殊渠道进来的,价格低廉。若是你不嫌弃,明天我带你去看个货。”梁代表办事爽利,让田文若开心不已。

    “这事儿就说定了,我还要依靠老弟的货源,发家致富呢!”田文若笑声更甚,又斟满了美酒。

    天完全黑了,路上人迹罕至,偶有野猫跑过,吓得行人全身一抖,迅速穿过人行道。

    一处幽暗的树林中,一个女人略显妖娆,身边还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秘书。两人在暗处,等待着猎物慢慢靠近。

    梁代表一身酒气,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他使劲儿揉揉眼睛,才看清楚来人。

    “哎呦,这不是高总吗?您怎么大驾光临?”梁代表咧着嘴大笑,露出一排大黄牙。

    高媛冷眸扫过梁代表,不禁轻轻蹙眉。

    “梁代表,你欠我们公司的货款到底想什么时候还?”秘书开口,不给梁代表留任何余地。

    梁代表拍了一下脑门儿,笑的更加奉承:“高总,您看您家大业大,还看得起我这点小钱吗?不过是五百万,我已经还了三百万,这万的债务我一直在想办法。你也不能把我逼死,到时候您到哪里去要二百万?”

    梁代表就是一个无赖之徒,欠钱不还,已经是家常便饭。若是继续纵容下去,恐怕这小子能把天捅个窟窿。

    “我们公司规模庞大,的确看不起你手中的二百万。可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法院已经下了三回传票,你还是无动于衷。据我所知,你在滨江最好的地界儿刚刚买了一套别墅,还在装修。若是我把这些事儿告诉法院,你觉得这套房子还能保住吗?”高媛轻轻起身,脸上的精致妆容让梁代表倒抽一口凉气。

    眼前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她叱咤商界多年,手段狠辣。败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数不胜数。

    若是想要硬碰硬,恐怕梁代表不是高媛的对手。

    “高总,您就再容我一段时间。若是我有了钱,一定第一时间还给你。”梁代表一副磕头作揖的模样,引得秘书一阵冷哼。

    “不想还钱,倒也有个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们高总效劳?”秘书缓缓张口,笑容更甚。

    梁代表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紧紧拉住秘书的胳膊道:“您说来听听,只要是我梁某人能办得到的事儿,都没问题。”

    “我听说,你在和田文若打jiāo道。这小子是田家的第一顺序接班人,为人猖狂。前些日子,田文若得罪了我们高总,我这个做秘书的总不能坐视不管吧?”秘书微微一笑,推了推金丝镜框的眼镜,笑意深沉。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害田文若?”梁代表是个脑筋灵活的家伙,一点就透。

    “害?梁代表说笑了,我在商界驰骋多年,可曾害过谁吗?”高媛笑的妩媚,随手点燃一根女士香烟,在梁代表面前吞云吐雾。

    “瞧我这张嘴,实在太臭了!我自己掌嘴,高总千万别生气。”梁代表油嘴滑舌,还不忘在自己脸上象征xìng的打几下才肯罢休。

    “田文若这小子,我一定是要收拾的,至于怎样收拾,还得按照我的剧本来。”高媛放下叠在一起的双腿,走到了梁代表面前。

    梁代表哆嗦着嘴唇,努力保持镇定:“高总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不喜欢太滑头的人,你女儿在美国读书,我是那所学校的名誉校友。说不定我还可以帮帮你女儿。所以,你最好不要和我耍花招。”暗夜之中的高媛,笑得有些鬼魅。

    “高总说笑了,您是什么样的人物,我还不知道吗?我女儿就靠着高总照顾了,您放心,这件事jiāo给我,保证田文若无法翻身。”梁代表擦了擦冷汗,笑得牵强。

    “希望如此。以后就让我的秘书和你联系,若是有不懂的,你可以给我打电话。”高媛肩膀上披着一件大牌高定的外套,显得高贵典雅。

    扔下一句话,高媛就伸出被黑丝袜包裹的长腿,上了车,扬长而去。

    而秘书就留下来给梁代表讲解有关事宜。

    暗处的几个彪形大汉神色镇定,手中的尖刀明晃晃的吓人。

    梁代表本就胆小怕事,如今高媛以他的女儿作为要挟,他怎敢不从?

    “这次的事儿若是成功了,你欠高总的二百万也不需要还了。若是幸运,你还可以从田文若那里骗不少钱。”秘书把一本厚厚的剧本塞到了梁代表的怀里。

    “那是自然,为朋友两肋chā刀,关键时候只能chā朋友两刀。谁叫他得罪了高总呢?”梁代表一个劲儿的点头哈腰,秘书才放心离去。

    第二天天还未亮,梁代表辗转反侧。

    要说田文若这个人,的确是一只老狐狸。在医疗界混迹多年,他没少捞钱。上次一批针管,他就赚了几千万。

    别看东西小,可是利润是惊人的。他联系了一个下家,用的是废旧塑料,随便找了一个地下加工厂加班加点的干,才把这批针管给赶制出来。

    此事未曾曝光,所以田家人就有样学样,几乎是次次在针管等细小的医疗器械上做文章,从中赚取暴利。

    王总做这一行起码有四十年时间了,他为人正直,很少与杂牌厂家打jiāo道。经他手出来的货,也是保真的。

    田文若嫌弃王总给的价高,才会找梁代表帮忙。其中的深意,梁代表怎能不清楚?

    可是梁代表上有老下有小,他绝对不能做这些犯法的事儿。若是做假的医疗器械,被抓住的话,很可能下辈子都出不来了。他女儿还小,需要人照顾。他定要想出一个两全其美办法,解决眼下的困局。

    一夜未睡,梁代表全身难受,只好冲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才稍稍舒缓。

    田文若的电话紧跟着而来。

    “兄弟,我们什么时候去看货?”田文若低声笑道。

    第379章:合作

    “不急,那个下家出差了,等到他回来,我立刻带你去见人。只是……老田,我得说说你了,那些小作坊出来的货,你还是要三思而后行。现在

管得这么严,若是被查出来,你我都是个死。”梁代表好心劝阻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产品若是不合格,医院也不可能验收。这是行业里的规矩,你不是不懂。以前合作的人都金盆洗手了,不然我怎么会找你?”田本若大言不惭地道。

    “老哥,我这里倒是有一批正规厂家生产的医疗用品,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梁代表灵机一动,有了一个妙招。

    “这事儿靠谱吗?”田若的声音充满了期待。

    “兄弟,我你还信不着吗?这么多年的经验,我知道你要的东西是什么规格的。”梁代表拍胸脯保证道。

    “你马上带我去见见医yào厂家的人,若是价格合理,我绝对不会让你白忙。”田文若喜出望外。

    “你出门吧!我们到飘香茶馆见面。”梁代表放下电话,才缓缓的舒了口气。

    “兄弟,是你惹了不该惹的人,才会这样倒霉,你也怪不着我!”梁代表嘟囔了一声,起身换衣服。

    茶香四溢,飘香茶馆的人不多,却也很有格调。

    老板信佛,对茶道也颇有研究,看到是梁代表来了,特意腾出一间雅间给几位。

    梁代表缓缓起身,给身边的两人做介绍。

    “这位是田氏医疗集团的大公子田文若先生,这一位是祁红yào业的代表赵文涛先生。”梁代表为田文若引荐了一位yào厂代表。

    “早就听说过田径场的大名,如今一见,果真是风度翩翩,仪表堂堂。”赵文涛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对田文若一番评价。

    “赵先生您好!久仰久仰。”田文若落座,三人还不是很熟络。

    “赵先生,你不用局促,田先生为人和蔼,特别好相处,完全没有大家族的坏习气。”梁代表对田文若盛赞有加。

    “我这个人办事直来直去,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这次我们田家医院需要一批医疗器械,清单我都带来了,请赵先生过目。”田文若直奔主题。

    赵代表接过田文若递过来的单子,略略扫了一眼,便笑着道:“这些东西都是医院常备的器材,虽然不大,但是利润却是惊人的。我听说,田家对医疗设备和yào品的质量把控很严,我们厂子生产的产品,我还是很有把握的。”

    赵代表自然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而田文若最在意的是价钱,而不是质量。

    “哦?赵代表实在太有自信了,没看到货,我是不会相信的。”田文若轻轻的喝了口茶,笑得意味深长。

    梁代表能闻得到两个人之间的火yào味,才出面调和:“那是自然的,若是东西不过关,赵代表也不可能来见你。没看到货,空口无凭还是没有保证的。”

    “那我们去验验货?”田文若笑着道。

    三人一同起身,驱车来到了yào厂的一个仓库。

    “别看我们yào厂规模不大,可是也是有些年头了。滨江的老人都知道,我们yào厂前身是滨江国yào制yào。大厂出来的东西,向来是有保障的。”赵代表从货架上拿出了几个展示品,向田若介绍道。

    田文若是老油条,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针管的好坏呢?这是上等的材质,若是用梁代表说的价格,绝对买不下来。

    “嗯……的确,是大yào厂的风范。只是,你们的报价我还未看过。”田文若环顾四周,笑着道。

    “这是我们公司的报价单。”赵代表从公文包里面掏出一沓纸,放在了田文若的面前。

    田文若粗略的扫了一眼,不禁心生狐疑。

    这个价钱简直不可能,甚至比小作坊产的东西还要便宜。如此低廉价格,背后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赵先生,您不是在逗我吧?我从事医疗采买这个行业也有些年头了,看过无数以次充好的产品。眼前这些东西,用这么低廉的价格卖给我,是不是有问题?”田文若把报价单握在手里,心中担忧。

    “哈哈哈!我以为田家的大少爷是个敢想敢干的风流人物,没想到,您也是个事事谨小心的商人。和你说实话吧!这些东
相关文章
  • 撒娇女人最好命结局,分手后还想啪啪的男人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