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坑男友的套路问题,大鸡巴插进屁眼

作者:admin 2020-01-19 12:01:54 我要评论

    一听这话,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冯刚十分爽快的道:“江叔你尽管放心,他们就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也不成什么问题。他们什么时候来,我去收拾一下。”

    祁江道:“他们说过两天会到,具t也说不准。”

    “那行,我这就下山,让我把妈被子床单拿出来晒一晒去。”

    冯刚说着就要转身,这时迎面看到一对年轻的男nv走了过来。

    男的穿了一件粉se的短袖衬衫,头发梳的油亮油亮,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看起来倒是属于那种事业有成的一类人,高大英俊,双眉修霸气的感觉。

    跟在男人旁边的却是一个看起来静静的、就像空谷幽兰一般的漂亮少-f,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墨绿se的衣裙,露出两截雪白的胳膊,衣裙高过她的膝盖,x前鼓鼓的,脸蛋不算漂亮,但是却给人一种十分安静、温柔的感觉,让人看了就会生出一种怜惜的感觉。

    “爸!”

    远远的那个男人看到祁江就呼喊了一声,松开少-f的手,便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祁江微微一怔,心想他们咱提前了,浅浅一笑,对身边的冯刚介绍道:“这是我儿子,叫祁浩宇,她是我儿媳f叶苗苗。”

    冯刚赶忙伸手与祁浩宇握手示好。

    祁浩宇目光落到冯刚的身上,见冯刚遍t鳞伤的模样,嘴角微微一chou:“爸,他这是咱回事啊?”<script>s1;</script>

    冯刚微微一笑:“被j个不长眼的给打了。”

    祁浩宇“哦”了一声敷衍应付。

    冯刚的手伸了出去,祁浩宇却没有理会,拿眼睛环伺四周,倒让冯刚心生尴尬,心想这家伙还真的挺牛b的嘛,竟然不把老子放在眼里。

    正准备缩回了手,这时一条雪白如玉般的胳膊伸了过来,握住了冯刚的手,话音清脆悦耳:“您好!”

    正是祁浩宇那个温静如水的媳f叶苗苗。

    触手滑腻,手心还有汗水,握在手里极是舒f,冯刚对着叶苗苗浅浅一笑:“您好,我叫冯刚。”

    叶苗苗被冯刚炙热的目光一看,不由羞涩地低下了头,缩回了玉手,沉默不语。

    这时突然间响起祁浩宇尖锐的叫声:“爸,你就在这里养j?”

    祁浩宇睁大眼睛难于置信地看着祁江,后者表情平静地点了点头。

    “不会吧?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是人呆的吗?深山老林,没电没吃的,你是怎么过的嘛?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在家里的安逸日子不好好享受,偏偏要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大山里来养个什么j?你吃的苦还嫌少吗?这东庆镇有哪家把j养起来了的?我觉得你还是乖乖的回去享清福吧,这地方不是人呆的。”祁浩宇滔滔不绝地说道,无所顾忌。

    冯刚听到这话,不由目光一缩,这家伙咱那么没教养呢?江叔客气和蔼,你丫的咱就这么张狂跋扈呢?

    祁江见儿子这么不给自己长脸,不由老脸一红,哼了一声:“你如果是来挖苦我的,你就滚回去,老子的事情不用你来c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祁浩宇见老头子有些生气,不

    由有些着急,连道:“爸,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这地方实在是太艰苦了,你以前也有养过j,但也不至于艰苦到这个地步啊?人家都有养j场什么的,这简直就是个深山老林嘛。你看这这这……这个破茅c屋是你们天天住的地方?这是人住的地方吗?天啊,爸,我真后悔我来晚了,我要早来,我绝对不会让你在这里受这种苦,遭这种罪啊。”

  &nbs

p; 祁江哼道:“我愿意呆在这里,你管我p事。祁浩宇,我警告你啊,你要再在这里胡说八道,就给老子滚回去,如果你是过来考察什么的,我容许你在这里呆j天。”

    祁浩宇道:“爸,你别急嘛。我本不想来的,这不是你死命的把我c来的吗?这些小j还这么小,你叫我来下订单?这有多少?应该有好j百只吧,最后养活了再叫我来拉货不行吗?这些土j,有多少我要多少。我这一来,你咱就跟我急呢?”

    祁江深谋远虑,看着山里的情况不错,小j苗长的情况也可以,就想到销路的问题。

    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就急着叫做土j贩卖销售生意的儿子提前过来给冯刚下订单,免得到时候这些j长大了,由杜副镇长帮他把土j的销路给找好了。

    没有想到的是,儿子叫过来了,竟然就是一通胡天海地的指责,说这不好,说那不好,让祁江极没面子。

    而且看冯刚的脸se也越来越不好看,祁江心想再让这家伙在这里闹下去,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僵,所以就急着把他赶走。

    祁江喝斥道:“谁跟你急啦?是你一上来就在这里叽叽歪歪唠叨个不停。”

    祁浩宇到底还是怕老子的,听老爸真的生气了,不由语气柔和了一些:“爸,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你说你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是人呆的地儿吗?”

    祁江“呸”了一声:“祁浩宇,我告诉你,这地儿是块宝地,不仅鸟专门在这里拉屎,而且还有一村j百号人住在这里。我再告诉你,你爹我也是个农民从来的,你爷爷、你曾爷爷、你祁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都住在农村,你别把自己看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要不是你爹我,搞不到你现在不害哪个山旮旯里挖泥巴呢。”

    “……”<script>s1;</script>

    祁浩宇语塞。

    祁江又对冯刚满是歉意地道:“儿子管教不好,说的话不好听,冯刚你别往心里去啊。”

    冯刚笑着摇了摇头:“祁哥也是一番孝心,我们理解,完全能理解。”

    祁江冷冷地扫了儿子一眼:“你今天到底是来g吗的?挑mao病的话就给老子滚回去,考察的话,热烈欢迎。”

    到现在祁浩宇还能说什么,就像斗败的公j一样耷拉着脑袋:“考察的。”

    然后看了冯刚一眼,心里面暗暗地骂道:“小破货,少在老子面前装b,在我爸的面子上,老子不会饶你。”

    中午,马桂兰张罗了一桌子的饭菜,除了魏大喜主动的留在山上看着小j苗之外,其他的人全部到了屋里去吃饭。

    冯刚也会善待魏大喜,早就知道李青川今天去镇里开会,所以在吃饭前特意的跑到了村长家里,踊宋玉婷说魏大喜一个人在山上,让他中午chou时间上去看一看他。

    到底是自己的心上人,再说这个时候也不敢

    把大喜哥b的太急,如果惹恼的他,天知道他会在紫荆村闹出个什么事情出来,所以宋玉婷知道轻松,点了点头,去厨房炒了j个鲜菜,拿着就往山上去了。

    饭桌上,倒还显得十分和气,祁浩宇当即给冯刚说明了来意,冯刚自然是乐意之极,二人签好合同,这件事情就这么订了下来。

    接下来就简单多了,冯刚却不时的注意那个叫叶苗苗的少-f,她一直很安静,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让人看了十分的舒f,所以冯刚倒多瞧了叶苗苗j眼,吃饭也更香了。

    饭后,艳y似火,天地间就像个蒸笼一样,热的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祁浩宇直呼受不了,本计划在这里住一晚上的,临时改变意思说还有事情要办,带着叶苗苗就离开了,说改天再过来。

    冯刚再三挽留,却也没有办法。

    看着白se的面包车驶离村子,冯刚的魂儿也跟着叶苗苗的心给飞走了。

    可就在冯刚失魂落魄的时候,白se的面包车却停了下来,然后叶苗苗提着个包包从车上走了下来,关上了门,祁浩宇的车子“轰”的一声,飞快的驶离了村子。

    “咦?搞什么?”

    祁江奇怪地嘀咕了一句。

    叶苗苗从包包里拿出一把遮y伞,撑开后很快就走到了门前。<script>s1;</script>

    “苗苗,你咱下车啦呢?”祁江问道。

    “我想在乡下住j天,过两天他再下来接我。”叶苗苗温柔一笑,轻声说道。

    祁江想了想,点头道:“也行。这乡下的风景好,空气好,玩上j天也舒f。”

    叶苗苗轻轻一笑,心里流过一丝哀伤。

    她知道丈夫祁浩宇在外面养了个小情人,自己就跟他回去,一天到晚也见不着他的面,他终日都粘在小情人那里,还不如在乡下放松一下心情,免得整天呆在那个空空荡荡的屋子里面无聊心慌,胡思乱想。

    刚才祁浩宇听她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心里面乐开了花,当即停车,心想你在这里呆着,我就鱼跃大海,可以为所yu为了。

    所以在她把门关上之后,他就急急忙忙的加速走了,生怕叶苗苗会返悔。

    马桂兰这时笑呵呵地道:“乡下条件差不些,只怕姑娘要受一些委屈了。”

    叶苗苗摇头道:“不碍事儿,j年前我们去偏远山区援医的时候都习惯了,这比那里可要好很多哩。”

    “姑娘是做啥工作的呢?”

    “以前在医院做护士,后来结婚了,浩宇不让我上班,就让我在家里带孩子做点儿家务活,啥也不g。”

    “哦,姑娘倒是个勤快人呢。”

    “婶子夸奖了,只怕以后得麻烦您呢。”

    “没事儿没事儿,乡下人粗茶淡饭,哪有啥麻烦的,姑娘不嫌弃就是好的了。”

    叶苗苗笑的花枝乱颤,连连摆手:“婶说这样的话,我可就不敢在这里住了。”

    冯刚站在一旁看着叶苗苗,一时眼热心跳,口g舌燥……
相关文章
  • 坑男友的套路问题,大鸡巴插进屁眼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