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王爷把王妃打哭了,真人使用震动棒的动态

作者:admin 2020-04-17 15:42:30 我要评论

    “你在做什么?”

    薄野感觉床陷下去,她本能的抓住抓住对方的手,突然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傅廷晏,因为靠的太近,还能闻见他身上的药酒味。

    傅廷晏昨天和他切磋的时候,摔了一跤,主要是因为地上有水,滑的。

    傅廷晏也是因为想拽住他才摔到的。

    伤的是腰侧。

    最后,是他帮傅廷晏抹了药酒。

    傅廷晏被他突然抓住手腕,身体前倾,扯到腰上扭到的伤,有些疼。

    让他的身体又往下几分,就差贴着被子。

    他垂下眸子,发现与薄野离的很近,近的可以看见他长长的眉睫,轻微颤动。

    鼻息间还能闻见薄野身上淡淡的清香,很好闻。

    他轻笑一声:“你觉得我能做什么?又不是女孩子,还怕我半夜占你便宜。”

    因为距离太近,近的都能感觉到从傅廷晏嘴里喷薄而出的热气。

    薄野有些不自在的瞥过头,露出白皙纤细的脖颈,以及露出来的锁骨,白皙的脖颈上有一道红痕。

    “那你来我床边做什么?”

    “你被子掉了,给你盖被子。”傅廷晏的视线落在他脖颈那道红痕上,这是吻痕?

    因为江聿说过,这是吻痕。

    薄野低头,就看见自己身上的被子,已经滑到胸口,所以是他误会傅廷晏了。

    傅廷晏的视线一直盯着薄野脖颈上的那道红痕,疑惑的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伸过去,抚上那道红痕。

    “你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她还给你留了这个?”

    傅廷晏嘴上还忍不住调慨。

    薄野先是一怔,随即将头往里面挪了一点,侧头看着傅廷晏,嗓音清冷:“我没交女朋友。”

    傅廷晏皱了皱眉:“没交女朋友,你脖子上的红痕哪来的?”

    “什么红痕?”薄野疑惑的将手伸向自己的脖颈,摸上傅廷晏刚才碰到的地方。

    他突然想起来刚才洗澡的时候,这里在洗的时候,忘记了力度,所以才红的。

    “这不是吻痕。”他直接否认。

    傅廷晏问:“那是什么?”

    感觉到傅廷晏的身体就压在被子上,一米八多的身高,体重也摆在那里,很沉。

    “你先起来再说话。”

    傅廷晏笑的有点尴尬:“我腰疼,你刚才扯的。”

    不管是不是他扯的,反正他的腰是真的疼。

    提到傅廷晏腰

,薄野会有些心虚,事因他而起。

    “我扶你起来。”

    傅廷晏干脆等着他扶,他觉得理所应当。

    薄野先从他身下的被窝里钻出来,然后双手扶着傅廷晏的手臂,将他往上提。

    两人靠的极进。

    傅廷晏的手撑着床,借力坐起来,视线望向薄野,鼻息间的清香。

    他忍不住问:“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薄野道:“我没用香水的习惯。”

    “没吗?”傅廷晏又凑近他闻了闻,距离近了,香味更浓。

    薄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五点多一点,还可以睡两个小时。

    “你不回去睡觉?”

    傅廷晏的视线望向薄野,视线落在他的唇上,他的唇型很好看,嘴也小……

    一个念头没转完,肩膀被拍了一下:“你不睡觉了?”

    傅廷晏回过神,看着薄野,他怔住,刚才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当然要睡。”掩饰刚才的尴尬,一手扶着腰,缓缓站起身,然后回自己的床上,又花了一点时间躺下来。

    腰伤到了,真不方便。

    薄野看着傅廷晏一手扶腰走路的姿势,很容易让人想歪。

    等躺下来了,他才发现灯没关,侧头看向薄野,“你关灯。”

    薄野站起身,去把灯给关了,房里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他随后摸黑上床,睡觉。

    房间里再次陷入一片安静。

    傅廷晏躺在床上,想到刚才,他居然看见薄野的唇,有吻的想法?

    肯定是待在一起太久了,产生了错觉。

    肯定是。

    他闭上眼睛睡觉,不再想那些事情。

    ……

    秦舒早上七点不到就醒了,是被某人吻醒的。

    她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双眸清明,就知道他早就醒了。

    “你今天要去分公司吗?”

    男人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额角,将碎发捋到耳后:“不去,今天陪你。”

    早上的他,嗓音有些沙哑,却更好听。

    秦舒窝进他怀里:“我今天也懒得去上课。”

    男人闻言,漆黑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光:“那我们,造宝宝吧。”

    他真的很期待,属于他和宝儿的孩子到来。

    可能是更迫切的想知道,她是真的对自己是认真的。

    很迫切的想知道。

    因为男人这个要求,她们在房间里,一直到上午十一点才出来。

    也因为肚子饿了,很饿。

    秦舒洗澡换了一身家居服,很舒适,拿着手机,靠在一旁的墙上,给夜星发了一条信息。

    然后就握紧手机,看着男人在换床单。

    他从小生长在豪门宅院里,没做过换床单的事,所以动作并不熟练。

    动作举止矜贵,也很养眼。

    等换好了床单,旧床单直接扔进洗衣机里,不用管了。

    男人换好床单,铺整齐后,站起身看着自己铺的床,还算满意。

    转身看向女孩,早上没吃饭,恐怕早就饿了。

    他迈步走过去:“时岩的午饭,这时也应该送过来了,我们下去吃饭。”

    “嗯。”秦舒腿有点发软,看着男人精神奕奕的样子,这就是差别。

    她跟着男人走出房间,外面很安静,他们应该都去上学了。

    时岩拎着订好的饭菜,准时推开门走进来,看见主子和少夫人相继下楼,他急忙快步走到餐桌前,将食盒一一从便利袋里取出来,然后在摆放在餐桌上。

    随即又摆好碗筷。

    男人带着女孩走到餐桌前坐下来。

    秦舒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看见面前的饭菜食指大动,拿起筷子就开始吃起来。

    傅廷煜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着面前的饭菜。

    傅廷晏因为腰伤了,这两请假休息,到了饭点,肚子饿了,所以也从房间里出来,等着薄野给他送饭。

    走下楼,就看见餐桌前坐着两个人,眼里惊讶一闪即逝。
相关文章
  • 王爷把王妃打哭了,真人使用震动棒的动态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