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婚前有没有必要试爱,东方project

作者:admin 2020-04-17 15:43:55 我要评论

    说完,便拉起来方莲的手,绕过了方莲那辆妖艳的豪车,朝着北林科技大学的校门口走去。

    “这是要带我去哪?”方莲看着林青宇朝着学校走去,有些疑惑,不是说好了晚上是去看电影的吗?难道学校里还有电影院?

    在方莲的印象里,好像国内的大学还没有这种福利待遇吧,不过看着林青宇一直拉着自己往前走,方莲也不好挣扎,只能是跟在林青宇的身后,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跟了上去。

    “你该不会是带来我参观你的母校的吧!”进入了北林科技大学以后,林青宇却是放缓了脚步,带着方莲不紧不慢的在学校里闲逛了起来。

    “也可以这么说吧,我们学校的景观还是不错的!”林青宇带着方莲穿过一处的小公园,继续朝前走去。

    “那肯定,毕竟是北林的重点大学,能考上这个大学的人也都是高智商人才!”方莲瞅了一眼,确实林青宇也是可不可多得的才。

    “谢谢夸奖!”林青宇回头,毫不客气的对方莲点头笑道。

    “你……”方莲没想到林青宇居然来了这么一句,当时就被噎住了,看着林青宇笑得娇嗔。

    自己的话原本只是单纯的想夸一夸北林科技大学,但是没有想到,林青宇却当做是在夸自己,方莲只能无奈的看着林青宇,并不反驳,确实能进入北林科技大学的人都不简单,林青宇也确实担当得起这句夸赞。

    不过北林科技大学的环境确实是没得说,微风徐徐,晚霞映面,方莲跟着林青宇漫步在大学的校园之间,倒是别有一番情味。

    想比成天在酒吧娱乐,倒是在这里更能沉淀人的内心。

    微风徐来,缓缓的吹起了方莲的长发,方莲不由的反手一撩,将长发随手松松的挽了起来,路出娇媚的脸庞。

    一旁的林青宇看着在晚霞印托下的方莲那红艳艳的脸蛋,不由的有些痴了。

    “走吧,我们往那边走!”看着前面三三两两的学生走过,对着方莲频频回头张望,林青宇才回过神来,对着方莲指了指前面,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现在过去还能占个好点的位置!”

    “占位置?”方莲有些疑惑的看着林青宇朝前走去,便起身跟了上去。

    林青宇带着方莲来到了一个偌大的草坪上,应该是北林科技大学的足球场之类的,此时的草坪上已经三三两两的站了几个人。

    “来,往这里坐!”林青宇走到草坪上,瞅了瞅,找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对着方莲挥了挥手,方莲当即朝着林青宇指的方向走去。

    “坐着?”方莲指了指面前的草地,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林青宇,林青宇居然让自己坐在这草地上?

    淡淡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方莲并不觉得这个草坪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也不知道林青宇待在这里想看什么?

    难道是看星星?

    就凭着现在的天气,而且是在北林这样的大都市里,方莲可不认为北林的科技大学里面的夜晚跟外面的夜晚有什么不一样,能看到多大的星星。

    但是方莲看到林青宇认真的点了点头,便也不再扭捏,林青宇既然邀请了自己,那么自己就跟着林青宇说的做吧,想着,方莲便打算就地而坐。

    “等下!”忽然林青宇又拉住了方莲,对着方莲点了点头说道:“你等我一会,站在这里别离开!”

    说完,林青宇便小

跑着向一旁赶去,离开了草坪。

    方莲只能看着林青宇离开,肚子站在草坪上看着这个偌大的草坪上的学生们三三两两的扎堆而坐。

    看到学生们都有不少这样坐在草坪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方莲不由的也有些好奇,难道这草坪内今晚还要上演什么精彩的节目不成。

    想着方莲也带了几分期待。

    “等久了吧!”身后林青宇的声音响起,方莲看到林青宇拿着一个小包裹朝着自己的方向跑来。

    “不着急,你可以慢慢来!”方莲看着林青宇的头上起了薄薄的汗渍,笑着说道:“反正晚上也没有什么事!”

    “那也不能让你一个等太久!”林青宇说着将手上的东西展开,方莲发现是一块野餐垫,疑惑间,就见林青宇将这块野餐垫铺到了地上,对着方莲指了指,说道:“好了,现在可以坐了!”

    原来林青宇刚才不想让方莲直接坐到地上,跑去买野餐垫来铺设草坪了,方莲不由的对林青宇的小细心有了一些好感。

    方莲笑着将自己的高跟鞋脱下,放在一旁的草地上,然后再赤脚踩进了野餐垫,斜斜的坐在了野餐垫上,因为方莲穿着套裙,所以不方便像那些学生们一样屈腿坐在草地上,只能是这样斜坐着两腿并拢,才不然自己走光。

    林青宇看着方莲的这个坐姿,当即明白了过来,也脱下了自己的鞋子,走进了野餐垫,同时还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搭在了方莲的腿上。

    方莲一愣,抬头一看,林青宇对着方莲微微一笑,便径直的坐在了方莲的身边,方莲怎么会不知都林青宇的用意,林青宇这是给自己掩护,用西装让自己可以更方便的坐在这野餐垫上。

    不过很有默契的两个人都没有提,方莲便将林青宇的西装盖在自己的腿上,坐正了姿势。

    想想方莲也是想笑,自己怎么总是跟林青宇的衣服过不去,想到林青宇和方莲正式有往来的那一次,林青宇也是将西装盖在了方莲的身上,这次也是。

    待方莲和林青宇安妥好了之后,忽然草坪上三三两两的多了好多人,每个人都坐在草坪上,等待着草坪上的盛大节目。

    这时候,不远处有几个人扛着几个大箱子过来了,方莲好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几个人将箱子搬到了离自己不远处的一块草坪上,打开箱子,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些支架。

    开始拼接了起来,在拼接好了支架以后,又搭起了一块帷幕,一切弄好之后,方莲才好看,原来是电影帷幕。

    方莲扭过头看向一旁的林青宇,林青宇同样的也将目光投向了方莲,在方莲的眼神里看到的疑惑,林青宇点了点头,证实了方莲的想法,校园电影。

    方莲眼里一闪而过的惊喜,没有想到,这个自己一直都在往上看到的老式电影播放发,居然在北林的科技大学里面好存在着。

    这确实比在电影院那密闭的环境里看电影要来得有意境的多了。

    来不及多想,电影便已经开始缓缓的播放了起来。

    在电影结束之后,方莲还对着今晚度过的一切意犹未尽,一个劲的对林青宇说着今晚的感受。

    酒吧里,齐修远无聊的看着酒吧里的人来人往,从来没有这么一天,齐修远觉得酒吧居然也这么无趣,方莲有约会,虽然不知道约会的对象是什么人。

    凌谦被自己派去了海南,齐修远真是想找个来酒吧喝喝酒热闹热闹的人都没有,也不知道这个烈焰的酒是不是兑了水,齐修远只觉得今晚的酒越喝越没劲。

    索然无趣,齐修远也不在酒吧多逗留,便收拾收拾的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别墅里,路漫漫正坐在客厅里穿着睡衣,扎着一个丸子头,整个有点婴儿肥的可爱的小脸蛋干干紧紧,丝毫不施粉黛,就这么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个抱枕,看着客厅里的电视剧。

    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就抱着抱枕笑得花枝乱颤。

    “你倒是开心!”齐修远挺好车子以后,站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透过的落地窗,看着客厅里的路漫漫一脸的笑容。

    一想到最近几天,路漫漫对着自己的脸,几乎都是冷冰冰没有什么表情,更加不用说有什么笑容了,齐修远的心里便有些懊恼。

    看着路漫漫对着客厅里的电视机都笑得这么甜美,齐修远很想看到路漫漫对着自己笑得这般的灿烂的容颜。

    不知道是不是被路漫漫的笑意感染,齐修远就这么的站在自己家的花园里,透过窗户看着路漫漫的笑容,嘴角尽然也微微的上扬起来,好像今天在酒吧的郁闷都被一扫而空,感觉家里的客厅都因为路漫漫的笑意似乎灿烂了不少。

    齐修远被路漫漫缓缓的吸引着,可能是好奇路漫漫倒是在看什么节目,居然这么搞笑,齐修远便抬腿朝着屋里走去,输入密码,打开大门,齐修远走进屋子,朝着路漫漫的方向走去。

    路漫漫没有想到今晚齐修远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看到齐修远忽然进来,正因为被电视节目逗得哈哈大笑的路漫漫就这么一脸诧异的看着齐修远,一时间没有收住脸上的表情。

    满脸的笑意也便凝在了脸上,齐修远看着路漫漫对着自己笑,便以为路漫漫是已经原谅自己了,想着乘着这个机会,跟路漫漫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

    正当齐修远朝着路漫漫靠近的时候,路漫漫忽然缓过了神来,一下子将脸上的笑意全数收回,将手上的抱枕往沙发上一扔,便面无表情的起身离开,头也不回的朝着二楼自己的卧室方向走去。

    齐修远没有想到路漫漫居然是这么个反应,一下子觉得热脸贴了冷屁股的齐修远当即怒上心头,受不了路漫漫对着自己的这个态度,上前几步对着楼上吼道:“路漫漫,你到底有完没完!”

    可是没有任何的声音来回答齐修远,面对着齐修远的还是偌大的屋子,路漫漫丝毫对齐修远的怒意视而不见,齐修远没办法,又不能冲进路漫漫的房间对着路漫漫理论,只能是将自己的西装往沙发上一扔,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怒气冲冲。

    电视里还在放着路漫漫刚才看的节目,齐修远也丝毫没有任何的兴趣关心路漫漫刚才看的是什么节目,把路漫漫逗成这个样子。

    现在电视声在齐修远的耳朵里,便显得分外的吵嚷,快步上前,走到沙发前的茶几上,拿起上面的遥控器,“啪嗒”一下,齐修远便关掉了还在播放的电视,随手便将遥控器扔在了茶几上。

    回到了自己房间的路漫漫,听到齐修远的怒吼,路漫漫也知道齐修远最近几天刻意的接触自己,是因为那天晚上对自己的歉疚。

    虽然路漫漫对齐修远那天晚上对自己做的事情也是心有怨恨,但是路漫漫跟不喜欢齐修远一边跟方莲保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一边又跟自己扯上关系,所以路漫漫根本就还没有想好,自己要怎么面对着齐修远,要怎么面对两个人之间接下来的关系。

    所以这两天,路漫漫还是一味的躲着齐修远,刚刚才楼下看到齐修远忽然进来,路漫漫的心一动,但是在看到齐修远朝着自己靠近的时候,路漫漫也不想甩脸色给齐修远看。

    但是路漫漫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齐修远,便习惯性的收起了笑容,躲到了楼上,听着齐修远的怒吼,路漫漫只能是装作听不见,躲进了自己的房间,拉开了窗帘,站在窗户边上透透气。

    来缓解一下,自己凌乱的内心,现在的关系,是路漫漫没有想到的,如果自己那时候就知道齐修远这么放不下方莲的话,怎么也不会想着嫁过来的,路漫漫也不能理解,齐修远为什么在自己取消了订婚以后,反而主动要求跟自己结婚。

    听着外面的吵嚷声,李嫂不由的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主人的事情,李嫂也不能出去说些什么,只能是躲在房间里细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李嫂本来还觉得最近少爷齐修远对少夫人路漫漫的态度似乎有些不一样,亲密了不少,但是晚上这个样子,好像对少夫人有着多大的怒火似的。

    而且李嫂也不瞎不聋的,这两天虽然齐修远对路漫漫刻意的接近,但是少夫人却不像以前一样缠着齐修远了,倒是冷淡了很多。

    何止是冷淡,用冷漠也来形容也不为过。

    李嫂在李家待了这么多年,是看着两个孩子一起长大的,知道他们两个的性格脾气,也知道路漫漫小姐对自己家的少爷齐修远那是怎么样的心思,看着以前齐修远对路漫漫不理不睬的样子,李嫂也为路漫漫捏了一口气。

    原本这两天还以为两个人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 csy:24218226:235:2019-08-28 04:48:25 -->
相关文章
  • 婚前有没有必要试爱,东方project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