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女主双手被绑在床头,教练员实操口述大纲

作者:admin 2020-06-26 12:21:29 我要评论

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徐逸尘也从【冥想】状态下苏醒了过来,一整夜,除了火焰燃烧尸体发出的啪啪声,这些违章搭建的建筑中显得很安静。

    恐怕被遗落在这附近的不死者都在昨晚被吸引到了那座木屋的附近,被自己一勺烩了。

    现在,狩魔猎人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通过那道城墙了。

    显然,半魔化的大城门不好惹,那道围墙也不好惹,不然风息堡中的幸存者早就撤离了,不至于只跑出去几个人带着消息去送信。

    杰瑞德·哈里斯的日记中说过,赛里斯人曾经预言,兄弟会的高层要将整座风息堡的人口祭献给邪神,作为换取永生的筹码。

    这是不是代表着风息堡的人口数量代表着一个阈值,当那些还活着的幸存者全部变成瘟疫的牺牲品之后,瘟疫会发生新的变化。

    至于兄弟会高层所追求的永生之道,徐逸尘带着冷笑看了一眼任务介绍中被命名为‘永生之癌’的瘟疫,他们现在八成是求仁得仁,想死都难了。

    每年共和国都会发现几起这种试图通过黑科技来获利的案子,一般都会牵出一个或几个隐藏在幕后的耳语者。

    同样的事情,换在这个世界,也不外乎是那么几个原因。

    对永生不死有奢求的贵族,在某个神秘仪式,或者神秘物品上听见了不该听的呢喃之语,亦或是阅读了什么不该看的神秘文字。

    混沌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自寻死路的傻货了。

    徐逸尘侧耳倾听,远处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马蹄声,不多时,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半人马娘就出现在了大路上。

    半人马娘早就进入了‘自然之壁’结界的范围内,但是她没敢在夜晚行动,她害怕遇到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感染者。

    这种瘟疫的厉害,德鲁伊们也是前所未见,在最开始进行肃清的时候,不少冒失的德鲁伊都中了招,最后不得不被施于了最后的仁慈。

    半人马娘可不想步了他们的后尘,尽管接下了加斯特大师的命令,但是风息堡那么大,自己没碰到那个狩魔猎人也说得过去。

    一直熬到了天亮,在荒野中来回奔波了半个晚上没敢休息的半人马娘才沿着大路跑进了居住区。

    然后就直接遇到了站在路中间的徐逸尘。

    “加斯特大师有什么要交代的么?”狩魔猎人站在昨晚焚烧尸体的房间旁边,即便是火焰熄灭了几个小时,那股烧烤腐尸的臭味依然环绕在附近。

    “加斯特大师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半人马娘在距离徐逸尘三米远的地方将一个储物袋抛了过来。

    尽管听加斯特大师说起过这个狩魔猎人英勇善战,但是她依然不想冒险,万一对方已经被感染了呢?

    这种瘟疫目前不禁可以通过气体传播,还可以通过体液传播,前者还可以靠着体质扛过去,后者就麻烦多了。

    “这里面是净水石和魔化种子,一块净水石能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净化五十加仑的饮用水,那些种子虽然只能种植一次,但是足够两千人吃一个月了。”半人马娘看着狩魔猎人身后被烧毁的房屋中,密密麻麻的全是尸体,大部分都被烧的面目全非,有些不安的来回移动着步伐。

    “德鲁伊们找到有效抑制瘟疫的方法了么?”徐逸尘接过了半人马娘抛过来的东西,打开检查了一下:“如果我真的有机会把城市里还活着的人带出来,你们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半人马娘沉默一秒钟,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恐怕我们还没有任何办法能治愈这种瘟疫,那些幸存者也无法离开‘自然之壁’的范围,他们虽然还没有变异,但是自身已经是瘟疫携带者了。”

    “你叫什么?”徐逸尘没有大惊小怪,生化危机就是这么麻烦,每次幸存者们都需要经过漫长的观察期,才能自由的离开隔离区。

    当然,这还是建立在共和国有能力研制出解药的基础上,有的时候病毒太顽强,变异速度太快,就不得不终生隔离他们了。

    这样的悲剧,徐逸尘见过几次,幸好随着保护伞公司的秘密基地不断沦陷,更多的资料被解读,他们还是有机会重见天日的。

    “我叫豪斯·豪尔娜,刚刚开始自然之道的德鲁伊。”半人马娘依然和狩魔猎人之间保持着安全距离:“还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么?虽然我对人类没什么好感,但是我也不想看见这么人就这么死于这场瘟疫,化为不死者再次危害其他生命。”


    “看见城里那个钟楼了么?”徐逸尘指着远处城市里的一个高点,对半人马娘说道:“如果我有机会带里面的人出来的话,我会在那座钟楼上点燃烽火。”

    “闪烁两次,代表着一切顺利,我要带着他们出来了,请德鲁伊们准备好足够的食物和水,安抚幸存者的情绪。”徐逸尘详细的对半人马说道:“闪烁三次,代表瘟疫另有隐情,我需要更深入城市,但是幸存者们很安全。”

    半人马娘点了点头,努力的将狩魔猎人所说的话记在脑子里。

    “如果闪烁四次,就代表了城市里已经没有了幸存者,你们可以按照你们的方式,随意处置这场瘟疫。”徐逸尘继续说道:“一旦烽火燃起,我会每五分钟重复一次信号,持续半个小时,每个晚上我会进行三次信号传递,以防止你没看见。”

    “如果你看见了我的信号,就在城外点燃一座房子,我就明白你做好了准备。”徐逸尘再次向半人马娘强调道:“记住信号顺序,别搞混了。”

    “我记清楚了狩魔猎人先生!”半人马娘点了点头,突然问道:“如果我一直没有等到烽火点燃怎么办?”

    “那就代表我死了,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那个时候我就管不了了。”说完之后,徐逸尘就转身走向了大城门的方向:“最晚,我会在第三个晚上点燃烽火,再迟,你就不用等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女主双手被绑在床头,教练员实操口述大纲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