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已婚男人暧昧的心理学,纨绔女配豪门娇宠商素

作者:admin 2020-02-18 12:01:09 我要评论

    “嗯,你离开了这么久,是该回去了。”强压下心底的不舍与酸涩,我故作无事人般的道。

    “那么你呢?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的答案。”郝湘东目光灼灼的望着我,眼中有些希冀,有也有些绝望。

    我强笑着抬起头来回望着他,一字一句都说得无比认真,“我就不回去了。”

    “为什么?难道你还是不相信我么?”郝湘东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痛楚。

    “是我不相信我自己,阿湘东,我们已经错过了,在你忙着对竹岚儿时,在你忙着算计天下时,在我不断的受着伤害时,在我充满希望又绝望时,我们已经悄然走远,我知道自己还爱着你,但是我却不能忘记你给予我的伤害,也无法忘记那曾经存在于我腹中的孩子。”这些话一直萦绕在我胸口,我知道自己不能不一吐为快。

    郝湘东的脸色骤然苍白起来,他痛苦的望着我,道:“对不起,小七,我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在你心里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孩子……如果我知道孩子的存在,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去冷宫,我以为那是保护,却没想到一直伤害你的人都是我。”

    我笑了笑,将眼底的霉气逼退,“我不怪你,你有你的苦衷与为难,我也有我的固执与坚持,一切都是造化弄人,上天让我们遇见,却没有选对时间。”

    郝湘东伸手将我紧紧的拥入怀里,绝望的气息瞬时包围了我与他,我的心很痛,可是再痛也要绝决,我已经被他伤怕了,再也没有力气去承受更多的伤害。

    “阿湘东,此去一别,你睥睨天下,我笑傲红尘,或许有一天在某一个地方我们能再次相遇,到那时如果我心中再没芥蒂,我会跟你回去,与你一起执手看天下。”我抬起头笑望着他,笑中有泪,亦有情。

    郝湘东眸中星光闪烁,他俯下头,轻轻的上我的唇,炽热的带着毁天灭地的绝望袭卷向我,我的心一阵惊痛,眼泪顺着脸颊扑簌簌直落。这一别,今生或许再也没有相见之日。

    到时他是天下至尊,而我却是沧海一粟,偶尔回想起我们曾经拥有的悲欢离合,或许还能会心一笑,为曾经共同拥有过被此而感到心满意足。

    蜷缩在他怀里,想起刚才的激情,我的连哭又开始滚烫起来,明明好端端的离别,为什么最后会演变到床上来,我到现在还糊涂的搞不清楚。

    心突然空洞起来,我仓皇的穿好衣服,踉踉跄跄的追了出去,洞外秋风萧瑟,带着阵阵寒意扑面而来,天边泛起鱼肚白,我的心很慌很乱,步履踉跄的向山下追去,“阿湘东!”

    我边跑边绝望的唤着,心像被人凿开了一条血淋淋的大洞,很空洞很迷茫,明明已经说好了放手,可是真的见他离去,我却无法做到心平气和,原来无论如何,我都放不下他。

    山路不平,我一个不慎踩到自己的裙摆,狼狈的摔倒在地,我看着前方蜿蜒而下的山路,一时悲从中来,大哭不止,“郝湘东,你真无情,我说不跟你回去,你就当真放弃我了么?你是个大混蛋,就知道欺负我,就知道欺负我。”

    气愤难平的抓起路边的石子向那盘旋在山上的山道扔去,看着石子无力的向山下滑去,我只觉得心也跟着无力起来,哭得更是悲惨,眼泪迷糊了视线,却仍固执的想要看清楚,似乎只要眼睛睁得够大,那个人便会从曲折的山道上踏步而来。

    “死郝湘东,臭郝湘东,你就这么走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我要一辈子都恨你,恨死你……”说到伤心处,我又抽抽噎噎的哭起来。

    “我才不要为你哭,我才不要为你这个没心没肺没肝的人哭。”说着意气用事般伸手去抹满脸悲怆的泪水,却是越抹越流得越厉害。

    “唉!”空气中传来一声叹息声,我呆呆的望向发声处,却见一袭白袍的郝湘东正坐在一颗硕果累累的柿子树上,满脸无奈的看着我。

    “我只不过是想来摘几个柿子回去给你,瞧你就好像被人丢弃的小狗,我若真走了,你是不是就要在这山里哭死?”他翻身跳下来,白袍在风中飘扬,就似一只翩然起舞的蝴蝶。

    我怔怔的看着他,连哭都忘记了,他不是走了么,怎么还在这里?

    郝湘东走过来,在我身前蹲下,伸出手指替我拭泪,他的动作很温柔,可是脸上那明晃晃的笑意却刺眼得很,我恼恨的瞪着他,原来他是故意捉弄我,就是想看我现在的丑态。

    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张嘴死命的咬住他的手指,一时间,山林里回荡起杀猪般的哀嚎声,惊得林中快要进入冬眠的奇珍异兽纷纷嚎叫起来,静谧的山林顿时热闹起来。

    我气哼哼的瞪着蹲在一旁的郝湘东,他正蹙着眉头审视自己血淋淋的手指,哀怨的瞅着我,道:“原本就没指望过你会高兴我留下,可是也不用给我一个血淋淋的教训吧,果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

    我站起来,理了理凌乱的衣服,渐渐恢复理智,冷静的问道:“你不是说走了么,怎么又会回来?”

    “我确实走了,可是走到这里看到满树的柿子,我想你我走后你一定会哭鼻子,所以打算摘几个柿子回去给你,你看到柿子或许就不会那么难过了。”郝湘东亦站起来,将手上红艳艳的柿子递给我。

    “小七,本想不告而别的,可是走到这里,我突然不想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就算面对离别,你我都会难过,可是我仍然想与你面对面的告别,小七,原谅我的自私,即使要走,我也要在你心上留下一个诀别的背影,让你永生永世都记住我。”郝湘东忧伤的望着我,明明撂着狠话,却带着深情绵绵。

    我接过他手中的柿子,如果没有经过先前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或许我还能平静的与他道别,可是现在,我无法想象看着他一步一步步出我的视线,乃至我的生命的情形。

    这场爱情之战,我终究是输家,可是即使是输,我也要输得值得,离开他远比跟在他身边要痛苦,那么陪在他身边吧,“阿湘东,我跟你回去,但是我有两个条件,你答应了,我就跟你走,你若不答应……”

    “好,我答应。”郝湘东还没等我说完,已经爽快的答应了。

    见他爽快的答应了,我总觉得有些不靠谱,道:“你听我说完再答应,你曾经说过,要在心里为我保留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我不要你只在心里爱我,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会忍心让别的女人跟我一起分享你。”

    郝湘东的神色变了变,他道:“你的意思是让我遣散后宫?”

    “对,我不能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在我面前与其他女人卿卿我我,即使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想着我都会发狂,更会嫉妒。”

    “小七,你真是一个妒妇。”郝湘东半是感叹半是打趣的道,“好,我答应你。”

    “真的?”我没想到他会答应蛋腚这么爽快,我说出这个条件,本来也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死心的理由,可是却不防他真的答应了,心里还有些不信。

    “郝无戏言。”他挑了挑眉,神情却极为慎重。

    我知道他答应了的事绝不会反悔,于是接着说出第二个条件,“我知道北齐与南陈之战无法避免,我想请你在攻下南陈之后,放墨渊一条生路,他是我大哥,亦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郝湘东这次并没有立即答应我,他想了一会儿,徐左右而言他的道:“小七,虽然我有绝对的把握能攻下南陈,可是听到你的话,却是让我信心倍增。”

    “你答不答应?”我没有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只执着的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好,我答应你。”郝湘东点了点头,我展颜一笑,道:“谢谢你,阿湘东。”

    郝湘东上前将我拥进怀里,伸出食指戳了戳我的脑门,叹道:“应该是我谢谢你,还愿意给我机会来好好爱你,走吧,时候不早了,我们下山吧。”

    我点点头,心甘情愿的随他下山,我不知道此去又会发生什么,但是既然我已经决定留在他身边,就不再畏惧前方的阻碍。

    “小七,我想听你唱采莲曲。”与郝湘东手牵手向山下走去,突然觉得秋天的景色也不是那么悲伤萧瑟,清了清嗓子,唱起那首采莲曲,此时似乎又回到那日午后,与郝湘东泛舟湖上的情景。

    山林里回荡着我嘹亮的歌声,也传递着我此时的幸福。

    下了山,郝湘东向空中发了一枚信号弹,烟雾在半空炸开,没过多时,山林里迅速蹿出几条矫健的身影,为首的是黎莫。

    乍然见到黎莫,我想起那日岚儿追杀我们时说的话,不解的看向郝湘东,郝湘东什么话也没说,捏了捏我的手,我知道自己现在纵使有疑问,也不能问,因此静默的立在他身畔,等他们靠近。

    “微臣(属下)参见皇上,参见景妃娘娘。”黎莫对于我的出现没有丝毫的讶异,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不必多礼,都起来吧,黎莫,朕不在京城的这些日子,可有发生什么大事?”郝湘东挥了挥手,脸上温柔的表情已经被威严所取代,此刻他又是那个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郝王。

    “回禀皇上,宫中一切如常,太后于前日被兰陵王救回,墨渊已经返回南陈,南陈皇帝封他为骠骑大将军,领精兵四十万北上,已攻至漕州,皇上久久未回,我军不敢轻举妄动,只坚守城门,吴岚凤在皇上失踪那日便被兰陵王擒获,在送往天牢途中自尽,轩辕小妹及轩辕意在混乱中被我军射杀,东吴死士也在当日全数阵亡。”黎莫恭敬的回答道。

    郝湘东点点头,携着我的手翻身上马,快慰道:“好好好,既然南陈那老儿如此沉不住气,那么我们还等什么,这场战事已经让我等得太久了,是时候该结束一切了,走,回京。”

    一路驱马回京,兰陵王早已得知消息在城门处等候,见郝湘东带着我回来,他的眸光黯淡了一下,瞬间又恢复如常,恭敬的向郝湘东行了郝臣之礼。

    郝湘东翻身下马,大步走到兰陵王面前,拍着他的肩膀道:“沐潇,朕不在的这些日子,全劳你在京主持大局,辛苦你了。”

    兰陵王低下头,疏离的道:“皇兄言重了,这都是臣弟该做的。”

    郝湘东也不以为意,只道:“听说你已经将母后救

出来了,母后身体怎么样?”

    “母后一切都好,皇兄,果不出你所料,墨渊领兵自魏河北上,已经攻至漕州城下,如果漕州再破,我们的粮道山阴镇就陷入危机中,到时想要再救已经来不及。”兰陵王神情有些焦急,想来前线战事已经迫在眉睫。

    郝湘东沉吟了一下,道:“沐潇,你即刻带十万精兵南下,朕会修书一封让漕州刺史宁德假意投降,放墨渊过漕州,到时他一定会直取山阴镇,以断我军的粮道,到时朕会让张黎昕带兵二十万,与

    宁德合力包抄墨渊,断了他的后路,我要让他们四十万大军有来无回。”

    郝湘东语气中带着森冷的杀意,让人很害怕,我坐在马背上,突然觉得他此时的他很遥远,心里有些惶惶不安。

    似乎察觉到我的不安,郝湘东伸出温暖修长的大手轻轻的包住我冰冷的小手,道:“小七,我答应过你的事不会忘,你放心。”

    我向他笑了笑,想让他安心,旁边有一道视线掠了过来,我侧眸望去,只见兰陵王黯然的望着我,眸光里夹杂着忧伤,我的心莫名地也跟着忧伤起来,无论如何,我终是负了他。

    回到宫中,我突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那时义无反徐的选择出宫,并未想还有回来的一天,然而不过半月时间,我又回到这里。

    看着那些奢华的琉璃殿宇,分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刚到宫中,郝湘东便被因前线的战报而匆匆去了御书房,留了陈公公送我回景泰宫,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我叹息一声,乖乖的不再粘着他。

    我离宫的消息被郝湘东压住,所以后宫众人只知我是生了重病在景泰宫休养,并不知真相,陈公公倒是知道,却碍于主仆的关系不能问,将我送回景泰宫后,就匆匆的告别了。

    云秀与雨轩得知我回宫的消息,早已经等在宫门前,见我远远的道来,两人飞奔着冲过来,明明激动得不行,却在接近我时,突然跪倒在地,哭道:“娘娘,您下次若还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那就先杀了奴婢们吧,也省的奴婢们在宫里为娘娘担惊受怕,生怕娘娘在外面被人欺负了。”
相关文章
  • 已婚男人暧昧的心理学,纨绔女配豪门娇宠商素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