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口的时候一直被按头,小俊干了亲妈和后母!

作者:admin 2020-03-18 12:09:37 我要评论

聂玉茹眯眯眼望着离去的男人,如果单说长相的话,他算的上是一个美男子。

    “郡主,他什么意思?”

    “哼!一个玩阴招的男人,他巴不得聂天睿出事,只是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那么恨他。”聂玉茹诺有所思。

    “见过郡主!”

    “侧妃客气了!”

    “郡主请!”

    “多谢!”

    聂玉茹最怕的就是眼前的情形,心里不舒服面子上还要装着,“郡主,王爷的伤势?”

    “侧妃放心,茹六一定会尽我所能,医治好少主!”

    “绫罗只想知道王爷的伤势!”绫罗倔强地说道。

    “茹六也是刚刚从宫里出来,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侧妃见谅!”聂玉茹正色道。

    “那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侧妃,这里是善德王府,你似乎问错人了吧!”

    “茹郡主,也知道这里是善德王府,本妃以为你是善德王的主人。”一身大红衣的徐乐儿一脸藐视地走来。

    “侧妃,先走了!”

    “郡主,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本妃!”徐乐儿挡住道。

    聂玉茹冷笑道,“如果可以的话,本郡主希望这辈子都不要看见你这副嘴脸,让人恶心的皮囊。”

    “茹六,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徐乐儿阴暗地说道。

    “当然,不敢什么时候,我都是郡主,而你永远是个侧妃。”

    “你!”

    “杜武!”

    “郡主,明白!”

    “你做什么?我是堂堂善德王府的侧妃,狗东西你算什么?”徐乐儿口出污语。

    “让开,虽然我不打女人,但是不保证收拾对郡主不敬的女人。”杜武一身杀气。

    “你们在做什么?”曼娘怒气冲冲地冲过来。

    徐乐儿后怕地退退,“夫人,茹郡主纵容手下行凶!”

    “你死了最好!”曼娘的耐心用完。

    “夫人!”

    “郡主,你可来了,快点去看看吧。”

    “走吧!”

    徐乐儿满眼地怨毒,“哼!算什么东西,一个姑娘家家的,出出进进善德王府,也不怕让人笑话!”

    “乐侧妃,你最好管住你的嘴,不然吃不了兜着走。夫人因为少主心烦意乱,这个时候再敢造次,没有人帮的了你。”绫罗说完匆匆跟上。

    “哼!一个覆灭国的公主,神气个什么劲。”

    聂玉茹眉头紧锁,“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他的毒气难道…”

    “茹儿,怎么样?”

    “我要进宫一趟,少主身上的毒有问题,按道理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问题,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聂玉茹摇摇头。

    “进宫,求那个男人?”

    “不,我要去地牢,见见三皇子,好看看他身后的人。”

    “地牢,郡主的意思是聂天成动了手脚?”

    “现在不敢确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找了别人的道。”

    “可是现在少主,难道我们眼睁睁地望着他受苦吗?”

    “夫人,让人送热水进来,再派几个可信的家丁。”

    “好,我这就去安排。”

    地牢真的不是人带的地方,恶臭不说,到处都是蟑螂老鼠的,看来这里很久没有关人了。

    “啧啧啧!三皇子何必呢?”眼前的男人那里有半点往日的风华。

    “茹六,你来做什么?”

    “看来三皇子是恢复了神志,本郡主不和你拐弯抹角,我想问一下,当日你身上的毒是谁给你的?”

    “本皇子,不明白茹郡主什么意思。”

    “三皇子,你我心里都清楚,你现在是阶下囚,最得意的是谁,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吗?”聂玉茹不动声色地望着。

    聂天成披头散发低下头,没有人知道他想什么,聂玉茹不急靠在墙上等着男人开口。

    “我明白了,是不是那个贱种要死了,不然你茹郡主怎么可能会来这个臭气冲天的地方。”聂天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

nbsp; “对,他是中毒了,可是有我茹六在,你觉得他会有事?”

    “那你来做什么?”聂天成望着眼前笑靥如花地女人摸不着头脑。

    “我只是想提醒你,让人利用了,还得意。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要出宫了,五皇子也痊愈了,得到了王上的大大赏赐。”

    “与本皇子何干?”

    “也对,你现在是阶下囚,而五皇子四皇子风光无限好。说不定他们就是太子的人选,不过和你没关系。”

    “哐当当…”“你个贱人,你胡说八道什么?”聂天成疯了一样拉动着铁链。

    “我说什么你心里明白,你是他们的垫脚石,他们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你算个什么东西。”

    “啊…”

    “不要感觉不平衡,愤怒,没有用的。你就和这些臭虫一起共存亡吧,说不定哪天你也会重见天日,蠢货。”

    “你,你个贱人给老子回来!”

    “郡主,怎么样?”

    “出宫!”

    “郡主,有什么收获?”

    “曼娘,准备酒,陈年老酒!”

    “好,我这就去拿!”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办法,他们用了最简单的方式。”聂玉茹终于松口气。

    “郡主,找到办法就好,谢天谢地!”

    “夫人不必担心,也告诉罗侧妃吧,少主很快就会醒啦,还是让她照顾。”

    “好!”

    聂天睿再次睁开眼,只见绫罗趴在床边睡着了,“罗儿,受累了!”

    “王爷,你醒啦?”绫罗喜泣而立。

    “嗯,受苦了!”聂天睿温柔地抚摸着她光洁的脸。

    “没有,郡主王爷醒啦!”

    聂玉茹才发现屋里还有聂玉茹在,他急忙收回手,“茹六,你也在啊!”

    “少主,觉得怎么样了?”聂玉茹一脸平静。

    “王爷,这次多亏了郡主,不然你就危险了。”绫罗眼睛红红的。

    “绫罗,我饿了,你去准备点东西!”

    “嗯,我这就去!”

    “侧妃,你在这里照顾王爷吧,我去就好了。”

    “郡主!”

    聂玉茹明白留下来的意义,可是她不想看见他们卿卿我我,“夫人,少主醒啦,这些是药,按时服用就好了。”

    “嗯,郡主,你也折腾了几天,今天就在府内歇歇吧!”

    “不了,少主已经醒啦,我留下来也没有必要了,府里还有大把的事情要处理!”

    “多谢郡主!”

    “夫人客气了,端进去吧!”

    “嗯!”

    “少主,你醒啦就好,郡主说府里有事情,就先回去了。”

    “嗯,夫人辛苦了,我昏迷的日子里,多亏了你,绫罗说了。”聂天睿失望地点点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口的时候一直被按头,小俊干了亲妈和后母!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