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呈大字型绑在床上强行,2018年成年人也能玩的玩具

作者:admin 2020-04-28 12:08:25 我要评论

    手机屏幕跳出一个来电显示,是沈遇。

    他倒是很少给他打电话。

    秦苏墨接起,淡淡地应了一声。

    “你怎么听起来有气无力的?昨天晚上到底费了多大的劲?”一声轻笑,“秦少可真够卖力的。”

    那个人和他弟弟不同,不过到底是一母同胞。

    沈寂是属于那种疯起来不要面子,而沈遇,就算是很恶俗的冷笑话,他都能讲出一种文质彬彬的清淡疏离感。

    不过秦苏墨现在却懒得跟他开h腔,直接了当,“有事?”

    “我在秦氏总部的地下停车场,等你。”

    果断地挂了电话。

    这两个男人之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默契,大概是各有相似的地方。

    秦苏墨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信手拾起西装外套,看了一眼手表。

    夜里十点。

    落地窗外,星光旖旎,华灯璀璨。

    电梯直降到负一层。

    沈遇穿着黑色风衣,大老远就抛过钥匙,“你来开车吧。”

    秦苏墨挑眉,“给你当司机?”

    “只是一次而已。”

    “这么晚,你还打算去哪儿?”

    “也就十点,你着急回去?还是说,家里有什么好东西等着你?”

    听沈寂添油加醋地说过些,连齐乔都知道,秦苏墨大概金屋藏娇。

    那个人不置可否地淡笑了一声,表示默认。

    但金屋里那位,还在生他的气呢。

    想到这里,秦苏墨又觉得无奈,试问哪个男人会在夜里十点和另外一个男人在停车场“幽会”?

    显得他没有女人似的。

    “随你去哪里,兜兜风。”

    “那干脆哪也别去,就在车里。”秦苏墨顿了顿,“聊聊天。”

    沈遇愣了一下,“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

    “沈少想做些什么有趣的事?”

    “不如欣赏一下秦少比女人还靓的面容吧。”

    “。。。”

    秦苏墨转过头,却是似笑非笑地回击,“最近齐乔又和你吵架,以至于现在性取向都变了?说说看,什么时候对我感兴趣的?”

    那人的脸色果然一变。

    “你扯齐乔做什么。”

    秦苏墨想起自己“做的孽”,“应该和我封杀她的事有关吧。”

    “你也封杀得太彻底了。”

    “如果没有记错,是你求着我帮忙的吧,沈公子?”

    “我答应她了,再给她点时间。”

    “所以说,我又是那个恶人。沈遇,早知道你会心软,以后这种事就别叫我来做。”

    秦苏墨忍不住感叹,“如果真的有**,而且落到了齐乔手里,估计她下笔写的第一个名字就是我。”

    沈遇对这句话表示很同意,“何止是齐乔,应该还有很多人。”

    不过,他来找秦苏墨,并非因为齐乔。

    “如果说,秦启谦在外面还有个私生子,阿墨,你打算怎么做?”

    沈遇忽然冒出一个诡异的问题。

    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秦启谦以前的女人再多,也不会给自己添不必要的麻烦。

    秦家正统出身的少爷,只能是正牌夫人所出。

    曾经也有不少拎不清的想借自己的肚子上位,可后果都比她们想得要惨烈百倍。

    不仅什么都没有得到,惹怒了他父亲,兴许还会一尸两命。

    当时,秦苏墨只是冷笑着看着那些不识抬举的货色。

    美貌果然不是讨好一个男人的唯一本钱,尤其是有权有势的男人。连脑子都没有,别怪人家不给你活下去的机会。

    “你父亲在外面有私生子?”

    对于沈遇这样突如其来的问题,秦苏墨很快便反应过来。沈遇的唇抿成一条单薄冷峻的线,没有说话。

    “看样子,沈老爷子的风流韵事比我父亲的还精彩。”秦苏墨若有所思地道了一句,“噢,可惜秦启谦死得早了些,不然也差不多。”

    “他听到这话,应该会气得活过来。”

    “活过来?”秦苏墨只觉得可笑,“那又怎么样?三年,秦氏里外大换血,全部都是我自己的人,那些所谓的元老不过徒有虚名罢了,到底还能在高位上坐几年只看我心情。秦启谦从墓地里爬出来,是想向我讨几笔养老钱吗?”

    “你比我狠。”

    沈遇点了个烟,淡淡地评价道。

    “不,只是你还没有想到怎么样对付私生子的方法而已,依照你的性格,不会比我仁慈多少。”

    “秦苏墨,我不过是问了你一个问题,你怎么就好像全知道了的样子。”

    “猜的。”

    他的回答非常简单。

    “嗯,你说得没有错。”沈遇低头,用力地吸了一口,声音就如同缭绕的烟雾一样缥缈,尼古丁的浸润使得嗓子都带着几分沙哑,“十岁的私生子。”

    秦苏墨倒是疑惑,看样子也是十年前留下的种,他忍不住问,“十岁?沈老爷子自己知道吗?”

    烟灰飘落几缕,沈遇瞥了他一眼,“我父亲还不到你来质疑智商的时候。”

    “看样子,是知道的。怎么,十年一直让他流落在外,现在想让他认祖归宗了?不过,沈家不是有了你和沈寂两个儿子了吗?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只说对了两三分。”

    “嗯?”

    “我爸十年来一直在找这个儿子,不只是现在想让他认祖归宗而已。”

    “至于吗,一个小情人生得罢了。”

    “你应该知道,我俩的情况不一样。你父亲是到处在外养女人,你母亲忍气吞声,容忍一切。”

    秦苏墨不耐地皱眉,“够了,别往我身上扯。”

    “我母亲死得早,说句实话,我和沈寂对妈妈的印象很模糊。”

    “所以说,任何一个在我父亲身边的女人,都不能称作是介入别人家庭的三,但这也并不代表我们兄弟俩就接受了她们,充其量,就是个妾。怎么都无法成为我们的妈妈,也无法成为沈家正牌女主人。”

    “嗯,沈老爷子确实换女人跟换衣服似的。”

    “那都是后来发生的事了。我母亲死后的几年里,他倒是没有对谁动过情,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

    “我姑且喊一句清姨,说句良心话,她对我和沈寂还不错。”

    “然后?”

    “我父亲很爱她。。嗯,应该是爱没有错。他用过那种眼神看我母亲,也用过同样的眼神看着清姨。”

    “和秦启谦那些女人不一样。”

    至少和温长如不一样,她太过贪心。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不满意,给的钱够她活几辈子也不满意,偏偏要踏进秦家的大门,直接害死他的母亲。

    “在我的印象里,清姨温柔大方,对人和善,也不争不抢,确实和那些冲着沈家名利来的女人不一样。”

    “只不过,我不喜欢她,一直都不。”

    “嗯,很能理解。”

    “是真是假很难说,谁知道她不过是为了讨好我和小寂。”

    “清姨命薄,难产,生下个男孩就死了。和我母亲去世的时候一样,那是我第二次见到爸爸面如死灰的表情,就好像人生所有的光芒都离他而去,到了后来,他再没对女人动过什么真情。”

    “那个孩子在生下来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被人抱走,不知所踪。”

    秦苏墨的手划过方向盘,久久沉默。

    沈家也有不少故事,只是这个故事,他是第一次听。

    “只是不知所踪?”

    凭沈家的权利,沈老爷子不可能十年找不到人。

    “秦苏墨,我就知道你能明白。”沈遇却忽然鬼魅地笑了笑,“四年前我就得到了他的下落,比我父亲早一步。”

    意思很清楚,沈遇自己拦截掉了一切消息,这才造成了十年找不到的假象。

    果然,说起狠,两个人不相上下。

    “所以,你来找我的原因,就是想听听我的意见,到底怎么解决那个孩子?”

    “嗯,我能给他四年的时间,从六岁长到十岁,却不能给他成年的机会。依照我父亲对清姨念念不忘的程度,一定会厚待他,到那个时候,势必会威胁到我。”

    沈遇和秦苏墨不一样,他上头还有个沈老爷子,虽掌管了家族企业,却不彻底。

    “阿墨,我知道你能明白,如果换成是你,你打算怎么做?”

    “不留后患。”

    秦苏墨淡淡地开口,“你都已经知道答案,又何必来问我。”

    沈遇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寻找认同感罢了。”

    他皱眉,肩膀处隐隐作痛。

    “你肩膀受伤了?”

    沈遇问出了和特助一模一样的话。

    “被人咬了一口。”

    沈遇忍不住低笑,“看不出来,你和女人的相处方式,还那么有情趣呢。”

    秦苏墨睨了他一眼,眼睛装了雷达?张口就猜是女人咬的。

    “闹点小矛

盾而已,沈大少这方面应该经验多多。”

    沈遇大大方方地点头,“没错啊,看样子你也在女人手里吃亏了?”

    秦苏墨没说话,表示默认。

    “不如向我讨教一下,怎么哄女孩儿开心?”

    “不用了。”

    说句实话,秦少自己的经验也很丰富。

    只不过这次,不奏效罢了。

    秦苏墨忍不住开口,“无非就是说些好听的话,做些好看的事。”

    在温故身上,又tm没有用。

    “一看你就不懂。”

    沈遇神秘兮兮地拿出一支口红,“这是齐乔在我车上落下的。”

    他皱眉,“你疯了?”

    “女人对这类东西最敏感,你回去就知道了。”

    说完,又往他身上喷了好些女士香水。

    味道名贵而又浓烈。

    秦苏墨只当他是无聊。

    “兄弟,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是在帮你。”

    “是吗?”他冷笑,“那我真是谢谢你了。”

    “不如带她去个地方散心,换个环境,心情也会换掉。”

    “经验之谈?”秦苏墨问。

    这种方法大概对齐乔很奏效。

    沈遇点头,“试一试,反正对你没有损失,说不定感情还会”

    “更上一层楼。”

    秦苏墨懒得再理会,轻轻敲了敲方向盘,“别乱用诗词。”

    他只是笑着,“行了,我要走了,不妨碍你回家。”

    秦苏墨也不多留,没有半点不舍的样子,直接开门,跨出长腿,走得干净利落。

    沈遇在副驾驶上目睹他离开,手中余烟袅袅,剩下半根,尚未抽尽。

    他也不着急驱车离开,看了一眼手表,不过才刚刚十一点。

    齐乔还没有吃好饭。

    沈遇只是来接她,顺便找秦苏墨谈谈心。

    女人在前,兄弟在后。

    而且他百分之百确定,在秦苏墨心中,也是这么个顺序。

    唇刚刚接触到尼古丁的香甜,就感觉车身震动了一下,仿佛被什么东西划过。

    刺耳尖利。

    他最爱惜自己的车,全世界限量七辆的保时捷。

    报价三亿。

    其中一辆,正是沈公子这辆。

    沈遇皱眉,摇下车窗,只见一个慌里慌张,模样清秀,衣着朴素的女生,正推着一辆自行车,东张西望。

    “啊,先生。”

    男人沉着一张面容俊朗的脸,她立即站定,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诚恳又自责。

    大概是沈遇的气场太冷硬了一些,她不由自主地紧了紧车龙头,额间垂下三滴汗。

    女生是程清池,晚上兼职送外卖,刚才接下的是最后一单。

    市区太大太繁华,绕来绕去,竟绕错了地方,不知道怎么就到了停车场。

    她疑惑,心里回想了一下送货地址还有地图上显示的方位,就是这片地方啊,没有走错。

    还有十五分钟,就要超时赔付了。

    程清池本来心中着急,客人要是给差评,那就完了,肯定要被扣工资。

    可现在,似乎也没有着急的必要了。

    显然,她遇到了更大的麻烦。

    自行车蹭到了那个男人的车,而且他看上去,很有钱,车也很有钱的样子。

    程清池不认识什么名贵的车型,只知道她铁定是赔不起了。

    要怎么办。。。

    要做些什么补救一下。。。

    她鼓足了劲儿,“先生,对,对不起。”

    沈遇没有理会,只是下车。

    “啪”地一声,程清池整个人都跟着咯噔一下,浑身都在发抖。

    沈公子平时算得上亲近温和,但是现在,尤其是对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下层社会的女性,似乎没有彬彬有礼的必要。

    尤其是,她划坏了他的车。

    本质上,沈遇并不算什么好脾气的人。

    他冷眼看着车被划出长长一道,狰狞的,明显的印子。

    程清池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先生,我赔您行不行?”

    能赔多少是多少。

    她匆匆忙忙地从包里翻着零碎的钞票。

    沈遇睨着那个可笑的举动,“不用了,你赔不起。”

    程清池顿了顿手,事实上,是这样。

    但她转念一想,还是拿出了五百块,浑身上下就只有那么多,已经拿出来全部了。
相关文章
  • 呈大字型绑在床上强行,2018年成年人也能玩的玩具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