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坐在办公桌前可以做的运动,丝袜大魔王正阳羽太

作者:admin 2020-10-17 09:05:29 我要评论

    几岁的小娘子是最可爱的,粉嘟嘟的脸蛋稍微有些婴儿肥,没有什么比这更可爱了,而且,这个年龄的小娘子还比较的胆怯,怯怯的样子很让人心疼,也难怪唐儿会喜欢了。

    “双儿,你家在哪里?叔父带你回家好吗?”

    李安轻轻抚了一下双儿的脑袋,笑着问道。

    “恩……

    双儿嘀咕了半天,也没说出了地点来。

    唐儿拉着双儿的小手,开口说道:“双儿不用怕,这是我父亲,又不是坏人,要不我们先上车吧!你告诉我家在哪儿就行了。”

    说完也不等双儿同意,就霸道的把双儿给拉到李安的车上了,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给双儿留。

    “唐儿,我家在那边,有一点远,也不是太远,还是有点远。”

    双儿说话有点颠三倒四的,似乎不知该如何表达了,可至少说出了方向,这样就能出发了。

    坐在车上,双儿先是有些紧张,慢慢的就变得兴奋起来,也许是第一次坐车的缘故吧!

    刚才没仔细看,只顾着看小娘子的脸蛋了,而忽略了她的衣衫,此刻却发现这孩子的衣服很破旧,甚至还带有一些补丁,只是这些补丁补的很恰到好处,一看就是女工比较好的人补的,如此,若是隔着比较远的话,是不容易看得出来的,就好像是新的衣服一般。

    另外,小小姑娘的衣服虽然非常的破旧,但却收拾的很整洁和干净,隔着这么近,一点异味闻不到,可见双儿的家人也是极爱干净的,或者更准确的说,这孩子有一个爱干净的妈。

    去别人家做客,不买点礼物怎么能行,必须要买礼物才是,李安中途停下,去路边买了一些糕点和水果,这些都是小孩子喜欢吃的美味,买了足足有几十斤,而唐儿却觉得买的太少了,应该再多买一些,可车子就这么大,再多就拿不下了。

    学堂里的学子,除了唐儿住的最远之外,其余的孩童,住的都还是比较近的,所以,没一会儿就到了。

    “对,就是这里,这就是我家。”

    双儿指着路旁的一处房子,开口说动。

    李安抬眼一看,好家伙,这房子够破的,妥妥的贫民窟,乡下的房子只怕也比这个房子要好许多。

    房子的前面是一个院子,院子看着似乎有篱笆,但因为年久失修,破篱笆早就坏掉了,只有几处能勉强遮挡视线,大门自然是不存在的了,因为存在已经没有意义了,墙都不在了,要大门有什么用,院子倒是不小,散落着各种破旧的盆盆罐罐,这些破烂放在院子里,就算小偷来了也懒得看一眼,毕竟,不值钱的东西小偷也是懒得拿的。

    院子虽然没有值钱的物品,但却收拾的很是干净,几乎没有一片多余的树叶,笤帚也放的很整齐,并没有随手乱扔,至于散落在院子里的盆盆罐罐,看似有些散乱,但也都在自己该在的位置,是为了使用方便而特意放在那个位置的。

    其中,最有特色的一处,便是院子的正中间有一个破旧的小亭子,是树枝和茅草搭建的,只要自己动手就能完成,成本几乎为零,亭子的下面是一个不止从何处捡来的破旧石台,旁边还有几个石头凳子。

    这个破旧石台的材料倒不是太差,可惜太破败了,台子上是坑坑洼洼的,就好像沙滩上的一个个螃蟹洞,但被擦拭的很干净,小石凳的材质与石台是一样的,一看就是配套的,同样也是坑坑洼洼的,还有人为破坏过的痕迹。

    以李安的眼光看,这一套石台和小石凳属于低档家具,但即便是低档家具,那也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拥有的,毕竟,这种石台本身就是贵族休闲所特有的家具,普通老百姓家里若是没有桌子,肯定打个木头的,竹子的也行,谁会闲着没事干,整一套笨重的石头桌椅在家里,移动都很困难,而且,天冷的时候,坐在上面还很是寒凉,总之,非常的不实用,都是高雅之士才追求这些石头做成的家具。

    而既然是追求高雅之人才能拥有的家具,自然不能弄个破的,若是损坏了的话,扔掉是很自然的事情,而小偷不会偷这个,一个是这个家伙太笨重了,实在不好运输,二是偷了之后没有销赃的可能,高雅之人不会买个破旧的,而穷人百姓才不会去买个石头呢?所以,这玩意注定不会被偷窃。

    院子里的破旧盆盆罐罐,全都是使用期很长的家具,一看都是老物件,木盆全都有破损,瓦罐也都有缺口,使用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会割伤自己的手,也只有很贫穷的人才会使用这些东西了。

    亭子的两边还有两棵果树,是最常见的石榴,此时,果树还没有发芽,但树的外形很好,一看就是被修剪过的,看着颇为让人舒心,而在两棵树的周围还栽了一些花树,同样也都是干枯的,还要等半个月才能发芽。

    院子可以说三面都有房屋,正面是三间破草屋,墙壁是泥土磊的,屋顶还算平整,而左右两侧虽然也各有一间房舍,但却连像样的墙壁都没有,就是几根树枝支撑的,并用更细小的树枝围成了一道简易的墙壁。

    其中一个是放杂物的,而另一个则是做饭的厨房,厨房的那间门口有一口大缸,缸里装满了清水,盖子盖了大半。

    此时,正好的晚饭的时间,不过,厨房里并没有炊烟,双儿自然是在学堂吃过了的,但她的家人也该吃饭才是,怎么会没有炊烟呢?

    李安让仆人把水果和糕点就放在院子里的石台上,然后一挥手,让他们退下,免得人多吓坏了主人。

    “坐哪里好呢?”

    双儿用手擦了擦小石台,觉得还是太寒掺了,想去搬个木凳子,却发现木凳子也太烂了,无论用什么椅子,似乎都难以匹配李安和唐儿的高贵身份。

    李安笑着摸了摸双儿的额头,小声说道:“没事儿,我们站着就行,你家里怎么没人?”

    双儿走到厨房看了看,喊道:“母亲,家里来客人了。”

    “谁呀!”

    一个年纪不大的娘子从屋内走了出来,抬眼看到李安的那一刻,不自觉的怔住了,显得很是诧异,嘴里还有一块没咽下去的馒头。

    虽然这有些不雅,但李安倒是觉得挺舒心的,眼前的娘子虽然一身破旧,但长相还算不错,若是梳洗打扮一下,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要不然也不会生出双儿这么漂亮的小娘子。

    “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李安很是君子的行礼。

    唐儿则笑着喊起了姨娘,小嘴别提有多甜了。

    “双儿,快过来。”

    妇人招了招手,让双儿过去,然后,小声的问道:“双儿,这两个是谁啊!”

    “母亲,这是唐儿,还有他的父亲,来我们家玩的。”

    双儿说道。

    “唐儿又是谁?来我们家干什么?”

    妇人显得有些疑惑,似乎认定穿着华丽的有钱人不该来自己家似的。

    “唐儿就是学堂里的同学啊!是一个可好的人了。”

    双儿小声说道。

    妇人仍旧有些疑惑,但还是走出来了。

    “哎呦,还买了这么多果子,您看看,这多不好意思啊!您来我们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孩子的父亲还没有回来,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敢做主。”

    妇人倒也不怯场,笑着问道。

    李安笑了笑,开口说道:“都是小意思,也不是我要来,是我的儿子唐儿非要来双儿的家里看一看,这么小的孩子,我哪里能放心啊!生怕路上有什么意外,所以只能陪着一起来了,打扰之处,还请见谅啊!”

    “无妨,无妨,都是贫苦之家,没有什么叨扰不叨扰的,贵人请坐,请坐。”

    妇人将石凳子擦了擦,并放上了自己的头巾,让李安坐下,也许在这个家里,没有比这几个石凳子更高级的凳子了,所以,只能是委屈李安了。

    李安自然只得坐下,并好奇的问道:“家里一共几口人啊!”

    “人丁单薄,仅有夫君和双儿。”

    妇人开口说道。

    “是挺少的,不过,都还年轻,再多生几个也就是了,哈哈!”

    李安笑着说道。

    妇人有些害羞,笑了笑没有回答。

    “对了,到了饭点了,别家都在做饭,你们家不做晚饭吗?”

    李安好奇的问道。

    “叔父,我们家晚上不做饭的,吃一个干馒头,喝点清水就是了。”

    妇人并没有回答,双儿代为回答了。

    “啊呀!这怎么能行呢?一日三餐,怎么能如此瞎对付,这样对身体太不好了。”

    妇人惭愧的笑道:“贵人说的是,奴家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我们家的条件摆在这了,若非双儿一日三餐在学堂里吃,只怕晚上还要饿肚子呢?”

    “我大唐越来越富裕,老百姓怎么能过这样的日子,当家的干什么的,怎么连妻儿都养不活。”

    李安有些不悦,开口问道。

    “哎!我家那个实在没什么本事,给贵人们的家里栽树栽花的,也挣不了几个钱,还要被领头的人克扣一半,甚至,遇到不讲道理的贵人,一分钱都不给,竟给了一些没啥用的东西抵工钱,当家的嘴笨,也理论不了,我一个妇道人家也每个奈何,看看眼前这个石台子,这哪里是我们这等穷人家用的东西。”

    说着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哦,原来是抵工钱的家具,我还以为是在哪儿捡的呢?抵多久的工钱?”

    李安开口问道。

    “足足半年的工钱呢?当家的辛辛苦苦干了半年,一文钱都没有拿到,最后工头说我男人把主人家值钱的家具弄坏了,不但不给工钱,还要倒赔他们家很多钱,然后,工头说情,说主人没让赔钱,并送了这个石台子,工头也是慈悲,见我们没有口吃的,所以,从自己的钱里拿出一部分给我们买了好些米面,这才熬过了这个冬天,现在双儿在学堂里有吃有喝,生活总算有了点盼头了。”

    妇人开口说道。

    李安听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他总觉得这个妇人嘴里说的工头,并不是一个好人,很大的可能是一个骗子,就看妇人的丈夫老实,就使劲的欺负他。

    这样的骗子,李安可是见得多了,在后世的金钱社会,这种不要脸的骗子工头多的数不胜数,他们以欺骗的手段,召集很多人跟着自己去打工,而到了领钱的时候,便告诉下面的工人,自己没有领到钱,然后就是各种玩消失,不接电话,或者给一些根本就实现不了的允诺,把下面的工人给耍的团团转。

    所以,后世每到过年的时候,便是很多底层民工讨薪的高发时期,全国各地到处都是讨薪的可怜人,虽然朝廷非常重视,也采取了很多切实的措施,可这种情况却是屡禁不止,朝廷也只能改善这种情况,却无法彻底扭转。

    而由后世的经验,李安便觉得眼前这个妇人的男人肯定被工头个骗了,而他们两口子却还被蒙在鼓里。

    “天都快黑了,也该下工了吧!”

    李安随口说道。

    “没,还早呢?天黑之后才会下工,回来还要一些功夫。”

    妇人开口说道。

    “哦,怎么下工这么晚?”

    李安好奇的问道。

    妇人笑着说道:“这不是欠着工头的情么?别人可以早些走,可我男人却自愿留下收尾,把别人干活的工具都放到合适的地方,这样一耽误,就要比旁人晚半个时辰下工了,其实也没啥,早回晚回都一样,不过,多干一点而已。”

    “我也恰好没事儿,要不就在这里等他吧!我倒是很好奇,双儿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到底会有多老实呢?哈哈!”

    李安笑着说道。

    “诶,那我给您倒碗热水吧!这天怪冷的。”

    妇人客气的说道,并进厨房找热水了。

    李安侧首一看,唐儿与双儿正玩闹的开心呢?唐儿很快就熟悉了新环境,而双儿也与李安熟悉了,并不在惧怕,也没有了先前的拘束。

    <!-- csy:814776:1284:2019-10-08 07:03:58 -->
相关文章
  • 坐在办公桌前可以做的运动,丝袜大魔王正阳羽太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